侯门主母反杀日常陆轻染裴九思免费阅读 侯门主母反杀日常三尺锦书

侯门主母反杀日常

更新时间:

主人公叫陆轻染裴九思的小说叫《侯门主母反杀日常》,是作者三尺锦书所编写的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洞房之夜,入洞房的却不是新郎。事情是怎么发生了,陆轻染不知道,但隐约她知道自己掉进了一个巨大的阴谋中。不久后,她发现自己怀孕了。婆家骂她厚颜无耻,偷偷给她下毒。好在她天生嗅觉灵敏,能辨识毒物,才得以保全自己和腹中孩子。她还有娘家,以为父母会给她做主,结果他们却将妹妹嫁给了她夫君。“为了国公府和侯府的......

《侯门主母反杀日常》精彩内容

第2章

陆轻染在方桌旁的椅子上坐下,面上未有一丝惧怕,反而带着哂笑。

宣阳侯老夫人见她笑,心下怒火更压不住了。

“你这**,你还有脸笑!”

“**?老夫人骂谁呢?”

“当然是你!”

“我做了什么?”

“新婚夜,你和别的男人苟且,竟还有脸问你做了什么!”

“新婚夜入洞房的自然是新郎!”

“分明是......是那人!”

“是啊,怎么会是那人,而非夫君?”

“你,你什么意思?”

陆轻染眸光一厉,“你谢家不该给我一个说法?”

“你这个寡廉鲜耻......”

“新婚之夜,新郎来之前,屋里应该有喜婆和婢女,屋外应该有守卫,外人怎么会进来?我的婢女青竹原守着我,偏有人喊她去外院帮忙,这又是怎么回事?那人已经醉迷糊了,是有人搀着他进来的,搀着他的人是谁?”

一连三问,宣阳侯老夫人已经有些心虚了。

陆轻染眼睛眯了眯,她在偏院半年,一直在想新婚那晚的事,一直想一直想,总能想出一些疑点的。

“这碗药,我可以喝。”说着她还端起了那碗黑汤。

“想来这药是霸道的,只要我喝下去,我腹中孩子还有我,我们两个都活不成了。”

“只是,你宣阳侯府便不怕惹上大祸吗?”

宣阳侯老夫人听着这话,满脸困惑,“这话什么意思?”

“那晚那人是谁,用我提醒你吗?”

宣阳侯老夫人冷嗤,“长宁王么,他如今自身难保,你不会以为他能保你和你腹中的孩子吧?”

“婆母,怕不是蠢吧?”

“你!”

“长宁王是先皇后唯一的嫡子,本是要立为太子的,因那晚的事,皇上才转而立了二皇子。可长宁王到底是皇上的儿子,我腹中便是皇家血脉!”

宣阳侯老夫人瞪大眼睛,显然是没想到这一茬。

“只要皇上认长宁王,便就要认我腹中这孩子。你谋害皇嗣,其罪当诛九族,宣阳侯府有多少人头,只怕还不够砍的吧?”

老夫人梗了一下,接着气势一下萎了。

陆轻染嗤笑一声,再举起那药碗,“这药,我喝了也不亏,毕竟有你宣阳侯府上下百余口给我们娘俩殉葬呢!”

说着,陆轻染真要喝了。

“别,别,千万别!”

宣阳侯老夫人踉跄的上前阻止,而这时陆轻染猛地用力将手中的药碗砸到了地上。

砰的一声!

老夫人吓得一哆嗦,脸色惨白惨白的。

陆轻染哼了一哼,让青竹扶着她站起身来,“那晚的事,皇上和长宁王知道,你府上知道,宁国公府知道,其他人却不知。往后,我依旧是侯夫人,是这侯府的主母,我腹中的孩子,谢绪他咬碎了牙也得认。”

说完,陆轻染冷着脸往外走。

出了东院,走到后花园的时候,陆轻染见一穿着青色短打的小厮正躲在廊柱后面偷看。

“姑娘,是他。”青竹小声道。

陆轻染眼眸冷了冷,继而在园中的石凳上坐下了。

“你去唤李管家过来。”

“是。”

等了好一会儿,那李管家才来了。

他慢悠悠走上前,敷衍的行了个礼,道:“不知夫人唤老奴来有何吩咐?”

“将张青带来。”陆轻染道。

“张青?他此时在侯爷身边,应该顾不上您这头。”

夏竹指了指不远处的廊柱,“他在那儿。”

李管家往那边看了一眼,又垂下眼眸静默片刻,道“夫人,今日府上办喜事,咱们都忙,您还是别添乱了。”

“带上两个护院,将那张青绑起来。”陆轻染闲闲的拍打着身上的灰尘,手顿了一顿,“杖毙!”

“这......夫人,您......您疯了不成,张青是家生子,父母都是府上的老人了,老夫人和侯爷都不会轻易动他,更何况夫人您。”

“本夫人身为主母,后宅之事都归本夫人做主,不过是杖毙一个下人,难道还做不了主?你大可去请示侯爷,问他可同意这一点。”

李管家大抵觉得有些荒谬,毕竟陆轻染虽顶着侯府主母的头衔,可一入府便被赶到了偏院,在侯府下人眼中,这个主母早就被侯爷嫌弃了,因此在他们心中也没什么份量。

“夫人稍等,老奴这就去请示侯爷。”

李管家走了,那张青也趁机溜了。

陆轻染不慌,还有闲心让青竹扶着她在园子里赏景。

“姑娘记得这张青的样子,就是他将长宁王带进新房的,那侯爷......”夏竹说到这儿,眉头皱了一皱,“侯爷难道会给自己戴绿帽子?”

陆轻染美眸一转,瞪了夏竹一眼。

夏竹吐吐舌头,也知自己这话说得冒失。

“张青是遵了谁的命令,我不知道,但侯府后来没有调查这事,至少证明谢绪有意遮掩。”

“那打死了张青,姑娘岂不是永远不知道幕后设局的人是谁了?”

“他不会说的。”陆轻染轻哼一声,“既然问不出来,那就杀鸡儆猴,让府上所有下人知道,谁才是侯府的主母,以后他们该敬着谁。”

往后的路很长很难走,她得给自己铺的平整一些。

这次倒是没等多久,李管家让人绑着张青过来了,也有不少下人远远瞅着这边的动静。

那张青梗着脖子,似乎无声说着:你休想从我嘴里问出什么。

陆轻染只淡淡扫了他一眼,而后冲李管家挥手,“打吧,一百棍,打完了才许他断气。”

李管家脸色难看,但侯爷让夫人做主,他自然不敢再说什么。

“将他绑到长凳上,打!”

随着一声一声的棍棒落下,张青原还能咬牙忍着,后来就绷不住了,惨叫起来。

陆轻染垂眸听着,耳边还有另外的声音,是前院的鞭炮和锣鼓,是那热闹和喜气。

许久之后,青竹在她耳边小声说了一句:“张青死了。”

陆轻染搭着青竹的胳膊起身,她看到了那些下人的战栗和恐惧,这就是她要的效果。

晚上,陆轻染难以入眠。

偏院阴冷潮湿,再加上这半年来,她忧思过甚,胎气也一直不稳,又不能看大夫,不能补养,将她身体损耗的不轻。

也或许是那边正在入洞房,让她想起了半年前的那一夜。

许久,就在她刚有睡意的时候,突然听到一点动静。

她转过头,便见漆黑的夜里,一抹更黑的影子自窗户跳了进来,冷光一闪,他手里拿着一把锋利的刀,正在向自己靠近。

猜你喜欢

热门小说榜
  • 1 放弃竹马后,我转身考上北大

    1放弃竹马后,我转身考上北大

    荞竹| 现代言情

    高三那年,竹马跟我表白。我满心欢喜,以为真爱降临。转天,教导主任找上我。“就是你跟江承在谈恋爱?你一个女孩子要不要脸!”原来,他只是拿我当挡箭牌是为了校花不受处罚。后来,我果断甩掉渣男投身学习。高考出分,我考上北大,而他则落榜心仪学校。再见面时,他红着眼拽住我的手。“我们不是约定好了去同一所学校吗?...

  • 2 魏雨棠席俢然

    2魏雨棠席俢然

    魏雨棠| 短篇言情

    香火缥缈间,她特别郑重地告诫:“离席俢然远一点。”时隔六年听到前男友的名字,魏雨棠只觉得陌生又遥远,还有一点荒谬。...

  • 3 全球危机:每周一次末日降临

    3全球危机:每周一次末日降临

    雨常在| 玄幻科幻

    【末日+无限流+系统+悬疑脑洞+都市异能+推理+天灾】末日降临是个只有部分人可以参加的神秘游戏,每隔一周,玩家会被传送到一个与现实几乎一模一样的世界,在这个世界经历一场末日。在末日世界中,每个玩家可以抽取一个技能,而玩家的任务是活下去!牧尘逸意外成为末日降临的玩家,开局抽到SSS级预言类技能——死亡...

  • 4 许玥悄盛西淮

    4许玥悄盛西淮

    许玥悄| 现代言情

    夏日炽烈,湖边站着一群妆容夸张、发色炫目的同学,正对着湖面指指点点。许玥悄什么都来不及想,不住扑腾着,大喊:“救命!救……”...

  • 5 您的机器人女主请签收

    5您的机器人女主请签收

    九月眉| 现代言情

    和谢迟安婚后的第七年,他的白月光离婚回国了。他给我甩了一纸离婚协议,眉眼疏冷:「顾少卿,依依回来了,谢家少奶奶的位置你该还给她了。」我笑了笑,利索地签下了名字,仿佛只是一个无关紧要的文件。后来,谢迟安与宋乔依直播举行世纪婚礼,羡煞旁人。我没有应邀参加,只给他留下了一封诀别信。谢迟安看完莫名烦躁,开始...

  • 6 我和他离婚后,他后悔了

    6我和他离婚后,他后悔了

    空心竹| 短篇言情

    我老公有一个奇葩的病人,他还无数次的跟我吐槽她:“她又笨又蠢,会得抑郁症就是活该。”“什么事儿也做不好,治好了也是白治。”他十分嫌弃那女人,甚至亲手将她送进了精神病院。可后来,严蓉蓉从精神病院出来后,他却像疯了一般护着她。他豪掷百万,只为帮她脱离给她带来灾难的原生家庭。可我该怎么提醒他,这笔钱,也是...

本站所收录所有小说作品、小说评论、用户上传内容或图片等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如有内容侵犯您的合法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安排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