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采薇萧景澜》盛采薇萧景澜全文精彩试读

盛采薇萧景澜

更新时间:

主角是盛采薇萧景澜的小说叫《盛采薇萧景澜》,这本小说的作者是佚名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这不是她前两天一时性起,看的那本男频后宫爽文《寒门仕子的逆袭之路》里的角色吗?脑海里忽然踊跃出了大段画面,记忆像是被强行加载进来的,凌乱不堪,但是盛采薇还是根据破碎片段以最快的速度整理出了眼下的情况。她穿书了,穿成书中一直瞧不上男主角的炮灰前妻盛采薇郡主身上。...

《盛采薇萧景澜》精彩内容

“薇儿……为父刚刚有些冲动,冤枉了你……”

“爹!”这次轮到盛采薇打断了他的话,眼眶瞬间通红,声音带了满满的委屈,“纵使女儿以前不懂事,但是您的教导我并不敢忘,再怎么糊涂,也不可能做下如此荒唐之事,传出去,您该如何做人?”

“女儿就是再傻,也不可能连累您的,可是您……刚才于女儿半分信任都没有,连听我解释的机会都没给,就动手打我……”

盛采薇说着说着就哭了起来,泪珠吧嗒吧嗒的掉。

她是真哭,一是后背的伤疼的忍不住。

二是这伤受都受了,就要受的值些。

原身以前荒谬,已经寒了盛震的心,父女二人关系冷淡,所以她索性借着这次受伤卖卖惨,更多的引起他的愧疚,以助于修复父女二人的关系。

只是她大概没想到,原身真的挺弱的,她哭着哭着,竟然晕了过去。

昏迷之际,只见盛震着急奔来,他身后的萧景澜也紧随其后,那双看似关心担忧的眸子里,藏着深不见底的凉薄淡漠……

……

将将夏初,空气里浮动着丝丝热意,盛采薇踢了踢被子,打算继续睡。

可是一翻身,后背就火烧火燎的,疼的她睁开眼。

入目是鹅黄的锦被,丝滑的绸衣,八角香炉里里飘着缕缕白烟,红色帘帐被风吹得轻轻浮动,中间坠的水晶帘发出清脆的碰撞声。

愣了会儿,盛采薇才想起来,哦,自己穿书了,穿到了《寒门仕子的逆袭之路》里。

头还是有些疼,但是想起昨夜,就更疼。

即便她昨夜改了剧情,没有像原著那样把萧景澜骂的狗血淋头,但也博不了任何好感。

因为走到这一步,就已经代表萧景澜经过了洞房掌掴,祠堂罚跪,花园挨打,当众辱骂,等等一系列羞辱,然后现在已经内心暗搓搓的盘算怎么弄死她了。

原著写的此事过后,不出三个月,她就该嘎了。

三个月啊,何其短暂。

她该怎么打消他的杀心啊!

正悲催着,忽然听得门外传来一道低沉温润的男声,“如画姑娘,郡主身体怎么样了?”

如画轻嗤,“怎么样萧大人不清楚吗?何必在假惺惺来慰问!”

萧景澜没有生气,声音一如既往,“如画姑娘的话,下官听不明白,不过昨夜,确实是下官保护不力,让郡主受伤,下官也很是自责……”

如画不客气打断,“萧大人无需与我一个婢女解释什么,再说到底是不是保护不力,我们郡主醒来后自有判断,今日还请大人回吧,莫要扰了我们郡主休息。”

二人争执的声音将盛采薇悲催的思绪拉了回来。

虽然知道萧景澜的探望不过是走个过场,原身有底气将他直接轰走,但是她不能啊,毕竟这位才是气运之子。

“如画,让他进来吧。”

如画这才不情不愿的打开了门,然后直奔她身边,小心的将她扶起,“郡主,您终于醒了,可还有哪里不舒服?”

盛采薇摇头。

萧景澜随后进来,一袭官服,挺拔如松。

昨夜场面混乱,盛采薇并未仔细打量他的容颜,今日阳光明媚,倒是照的容貌清晰。

无疑他是个俊美的男子,且身上有一种极为温雅的气度,如一块历经无数岁月沉淀的美玉,令人想去亲近。

盛采薇心想,出身贫寒,却天生玉骨,难怪能忍常人不能忍。

萧景澜是第二次踏足她的卧房,并没有多看,面带关切道:“郡主金枝玉叶,不能有所闪失,太医院的王太医今日不当值,下官这就去将人请来。”

盛采薇知道人就是说说,懒得折腾,“不用了,一点小伤,不用惊动王太医。”

如画插嘴,“这还小伤呢,您都晕过去了,都怪他,您不知道这次都是……”

“如画,”盛采薇打断了她,声音轻轻的,却带着不容置喙,“给萧大人沏杯茶去吧。”

如画咬唇,知道郡主是支走她,不情不愿的退了下去。

退下去之前还给萧景澜恶狠狠的使了个眼色。

盛采薇扶额,“大人,坐吧。”

萧长立在珠帘之后,“下官不敢坐,昨夜是下官没有保护好郡主,今日特来请罪。”

盛采薇虽然很想博得好感,打消男主的杀心,但是却不能冒进。

一是性格忽然转变会让人起疑,再者,萧景澜本身也就多疑。

于是用着原身的语调,淡淡道:“昨夜你奋不萧身替本郡主挨了一鞭,该是本郡主谢谢大人才是,大人何罪之有?”

“保护郡主本是下官的本分,不敢言谢,但是昨夜下官保护不力,害郡主受伤,自责不已,所以特送来好友调制的舒痕膏。”

说着,他从袖口掏出一个圆白的小罐子,“此药不敢说名贵,但是对疤痕效果愈合极好,望郡主不要嫌弃。”

盛采薇在内心啧了一声,说是请罪,但是态度没有半分软意,依照原身的性子会以为他来看笑话。

说是送药,却偏偏不是伤药,而是去疤痕的。

原身极其爱美,这疤痕到底为何而来,她又不傻,若是听到这番话怕是又控制不住要动手。

这样好不容易昨夜在盛震那里赢得愧疚又会消散。

她不动声色,“大人一番美意,本郡主怎么会嫌弃。”

使了个眼色,立在一旁的小婢女伸手接过来。

“说起来,昨夜大人也受了伤,不知可否要紧?”

“下官皮糙肉厚,不过一道鞭子,算不得什么,倒是郡主,暂时需得仔细将养着,有什么需要,尽管跟下官开口。”

“嗯。”

短暂的寒暄后,如画适时沏茶进来。

萧景澜这才坐了下去,看似随意道:“郡主可知,您昨夜到底召的是何人?”

盛采薇眉心一跳。

昨夜那番说辞骗骗盛震还行,但是萧景澜,肯定心知肚明。

不知他现在提起到底何意,盛采薇就继续装糊涂,“不就是两个戏子吗?”

萧景澜直接挑明,“不是戏子,那二人是天香楼的头牌小倌。”

“什么?”盛采薇故作诧异,“难怪,难怪昨夜父亲如此震怒。”

猜你喜欢

热门小说榜
  • 1 被亲生女儿捅死后,我重生了

    1被亲生女儿捅死后,我重生了

    梦巧| 短篇言情

    上一世,女儿考出了六百五十分的好成绩,却非要和黄毛混混一起去大专念书。一怒之下,我将女儿关在家里,更改了女儿的报考志愿。女儿考上985,成为三甲医院知名主任,风光无限。可在我六十岁生日那天,女儿却一刀刀刺入我的身体。女儿说,我毁了她的爱情,她也要让我尝尝痛彻心扉的滋味。没想到,再睁眼,我竟然回到了高...

  • 2 重生后我入宫当皇后

    2重生后我入宫当皇后

    凤梨酥| 古代言情

    我喜欢贺连洲,全京城都知道。如愿嫁给他那天,庶姐入宫选秀,被封为贵妃。当晚,贺连洲喝的酩酊大醉,红着眼将我压在榻上,动作粗鲁。三年后,庶姐病逝,贺连洲举兵造反,称帝后他带兵屠尽我苏家满门,赐我毒酒牵机,我死前受尽了痛苦。他说:“这都是你欠阿宁的。”阿宁,是庶姐的名字。再一睁眼,我回到了成亲前一晚。这...

  • 3 抄家流放,我把反贼的家底全掀了

    3抄家流放,我把反贼的家底全掀了

    半块月| 古代言情

    林诺如一朝穿越,就是家族被抄,被卖给老头子当小妾的开局。这也能忍?!空间在手,就算是流放,也要把诬陷他们家造反的狗东西家底都掏空。什么京城府邸,江南兵库,成吨粮食,金矿银矿,全特么是她的!别人流放苦凄凄,她就要把这流放之路当成全国产业巡游。别人流放她游荡,不小心就混成了名满天下的女首富。空间创业爽兮...

  • 4 重生后,姐姐抢走了我的太子伴侣

    4重生后,姐姐抢走了我的太子伴侣

    粉色鼠标| 仙侠奇缘

    前世,在我和阿姐在挑选蛇族伴侣那天,我救下落难龙太子。为了报恩,龙太子回族后,立刻将我纳为龙妃。一年之后,我孵化金蛋,生出龙子。太子欣喜若狂,登基之日,直接将我立为龙后,从此受到万族敬仰。而我的阿姐,选择嫁给强壮的野熊,结果沦为野熊最不起眼的小妾。她对我嫉妒到发疯,在一次蛇族祭祀日,将我推下万丈悬崖...

  • 5 中专的我凭全球数学竞赛打脸逆袭

    5中专的我凭全球数学竞赛打脸逆袭

    陈辞烂掉| 短篇言情

    我哥为了生活费,说要参加数学竞赛,管爸妈要两万块钱报名费。可爸妈刚替我报完名,知道那比赛报名是免费的。他当场破防:「你一个中专生凑什么热闹?高中数学都没学过,死装!」后来,为了钱,他跟我打赌,说要是他成绩比我好,就要我退学出去打工,把工资都给他。我答应后,刚拿起桌上的偏微分方程书,就被他嘲笑:「考数...

  • 6 妈妈让怀孕的嫂子喝雄黄酒

    6妈妈让怀孕的嫂子喝雄黄酒

    简单的梦想| 短篇言情

    强势的妈妈让怀孕的嫂子喝雄黄酒,导致嫂子过敏流产。妈妈跪地磕头哭着求我帮她,我心疼妈妈,承认是我做饭用了过期的食材。哥哥掐着我的下巴灌进十几斤雄黄酒,十几斤白酒,几十斤啤酒。我酒精中毒死在端午这天。

本站所收录所有小说作品、小说评论、用户上传内容或图片等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如有内容侵犯您的合法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安排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