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为不为》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方代雪喻峻宁小说全文

何为不为

更新时间:

这是一部短篇言情小说,讲述了方代雪喻峻宁在达达小宝的笔下经历了一系列惊险刺激的故事。方代雪喻峻宁天生具备了超乎寻常的天赋,他面临着来自各方势力的追杀和考验。在这个残酷而神秘的世界里,他必须不断成长并寻找真相。她是平凡女生方代雪,由于主仆关系,天之骄子喻峻宁对她伸出很多次援手。她短暂迷失过,又奋然觉醒。何为心动?何为爱情?她想喻峻宁对她的那些都不是。令人屏息以待的结局将震撼你的心灵。

《何为不为》精彩内容

“你要我陪你一起去吗?”

方代雪点头,张思雅自然同意,她又不想上班,能去专卖店逛逛也不错。

“那我去取车。”

“不用,公司不是有车吗?我还衣服回去也是属于工作。”

张思雅应好,两人去了值班室,“冯司机在吗?”方代雪问。

张思雅看了她一眼,立马附议,“对,把冯天保叫过来,我们需要他送我们去怡和路。”这个**,看我不好好教训他一顿。

保安看了眼这两人的穿着不像是小鼠小辈,他看冯天保也不顺眼,成天拽的跟二百五一样说自己有后台,有后台还欠他几千块钱没还,真是无语。

这会有人找他上班,自然乐意见成,立马打电话给冯天保让他过来送人。

冯天保来的很快,见到方代雪和张思雅有点愣乎。

“我们去怡和路还衣服,麻烦冯司机送我们了。”

见方代雪如此客气有礼貌,不像是找茬的,冯天保放宽心,笑嘻嘻得送她们上车。

张思雅哼了一声,“冯司机今天不会眼睛又不好使吧。”

“不会不会,上次是我疏忽,公司也对我做出了严厉的惩罚。”

方代雪拉开副驾驶的门坐了上去。

张思雅又哼了声,“你那也叫惩罚,惩罚还是来的太轻。”

冯天保摸不着头脑,但不敢多说什么,他已经知道她是谁。

张思雅上了车,才注意到方代雪坐在了副驾驶上,只当她是晕车,没多问。继续她的嘴皮子不饶人,“冯司机啊,听说你因为赌博借了不少钱呀。”

冯天保汗颜。最近他手头确实很紧,外债跟雪球一样,越滚越大,手气又背,近日来每天都输钱。虽然上次他帮了她们一个忙,收到了张含蓓让冯其琴代交给他的五万块钱,可没一会也输进去了。

想到这,他不动声色地看了方代雪一眼,见她在看手机,仿佛置身事外。

注意到冯天保的视线,方代雪抬头看他,目光澄清平静。

冯天保对她干笑,方代雪收回视线,继续看手机,他尴尬地摸了摸头。

这边张思雅依旧对他不依不饶,“冯司机啊,如果你真的很缺钱,可以去借网贷啊,虽然利息高,但来钱快呀。”

一口一个冯司机,还怂恿他去借网贷,简直是恶毒死胖子。虽然他已经借了网贷,但也不想从别人嘴里听让他去借网贷。

“冯司机啊,你怎么不说话了。眼睛不好使,耳朵也有问题了?”

“抱歉,张**我在开车。”死胖子,别让他找到机会,否则打得她满地找牙。

张思雅又呵了一声,自顾自说,“人啊,善有善报,恶有恶报。逃的了一时,逃不了一世。”

方代雪收了手机,闭眼休息。

冯天保:“张**文采很好。”

是个皮厚的,不然也做不出那样的事,张思雅没再费力气多说什么,累。

车内一下安静,没多久到了目的地。

冯天保贴心地为她们打开车门,走之前张思雅还故意踩了他一脚,冯天保吃痛的提起脚,五官扭曲。

方代雪视而不见,只提醒张思雅小心台阶。

等人走远,冯天保才喊出声,“死胖子!”自己多重,心里没数嘛。

“哈哈哈哈哈,你看见他刚才那表情没?”张思雅笑得抬不起腰。

“看见了,估计得肿好几天。”

“该他的,谁让他那么坏。”

方代雪没说话,透过落地玻璃看外面的那辆车,确实是该他的,他该还了。

事情处理的很快,没五分钟工作人员就说好了,又恭敬地送她们出门。

回去的路上,车内很安静,张思雅也没再找茬了,而是跟方代雪聊天,两人坐在同一排。

冯天保抓着方向盘,面上不显,心却跳快了几拍。

半小时后,车子停在公司门口,方代雪和张思雅下车,冯天保舒了口气。

刚走没几步,方代雪呀了一声,“怎么了?”

“我手链好像掉车上了。”

“手链?”张思雅回头看了眼准备要开走的车,立马拦住,“等一下!”

冯天保急刹车,“干什么。”

“手链丢车上了。”方代雪拉开张思雅,细声说道。

“还不快下车帮我们一起找手链。”

冯天保下车,三人一起找手链,并无发现。

“你确定你的手链是丢车上了。”冯天保问。

方代雪很肯定的点头,“是丢在车上,上车的时候还在。”

张思雅把座垫都掀了个底朝天,一根头发丝都找不到,更别说手链。

那个手链她也注意到了,她还夸她好看来着,说她今天怎么戴了条闪闪的手链。

“那手链是不是很贵?”

“是很贵,镶钻的。”

张思雅啊了一声,“那是真钻啊。”

“是。”

虽然很讶异代雪怎么有钱买真钻,但现在也不是讨论这个的时候。

冯天保不动声色,心中却紧张了几分,“是不是丢衣服店了。”

“对呀,是不是丢在店里了,不然怎么都找不到。”

方代雪摇头,“不是,如果是丢在衣服店,应该会有声音,当时我们一直是站着的。”

她们去的时候,店里没人,很静。并且掉在地上,她们走的时候也没踩到什么。

“对,掉在地上,我们一下就知道了,手链与地板有撞击声。”张思雅脑子转了转几下,很快把目光放在冯天保身上,“哦,我知道了,是你偷了手链。”他欠那么多钱,肯定想把手链偷去倒卖。

“你胡说什么!满口胡说八道。”

“冯先生,是你捡到了嘛?如果捡到了请将它还给我,那个手链很贵,对我很重要。”

此时,已经有不少公司的人围了过来,见众人目光纷纷看来,冯天保满脸气愤,“我没捡到,自己丢了手链还想赖我,我可没钱赔你的手链,我就是一司机。”

“我是不是胡说八道,找一找你身上有没有手链就知道了。”

“对,让我找一下就知道了。”

“你...你这是人格侮辱,我不可能让你搜身的。”

张思雅欲上前,被方代雪拉住。冯天保拿出手机给冯其琴打电话,“姐,有人为难我,我在公司楼下你快来。”

冯其琴来的很快,很快了解事情经过,指着鼻子骂道:“方代雪,你几斤几两我还不清楚,你有钱买钻石手链,我呸。谁给你买,你那个瘸子爹嘛!”

这话一出,众人呼吸一窒,张思雅也愣愣的,仿佛当头一棒,瘸子爹?代雪的爸爸是瘸子嘛?

方代雪并没有动怒,反而笑着问:“今天不管我爸是谁,我有没有钱买钻石手链,而是要看手链究竟在不在冯天保身上。”

张思雅很快反应过来,呼声道:“对,我们不要被这个女人误导了。”

有人帮着说话,“是是是。”

“要想自证清白,看一看就知道了。”

冯其琴脸色不太好看,但还是立马冷静了下来,她看向冯天保,冯天保躲开她的目光,冯其琴心下明了。

还未等她出声,方代雪继续道:“如果我没猜错的话,手链应该就在冯天保的左**口袋。”

众人都朝他那边看去,冯天保诧异地挪开身子,冯其琴也一愣,又立马挡在他身前,“你少胡说八道。”

“你为什么肯定是在他左**口袋?”张思雅诧异地问道。

众人也狐疑,为什么她能如此准确地说明手链在哪,难道手链是她放的故意陷害?大家都在目不转睛地看着方代雪。

方代雪解释,“因为他是个左撇子,偷了东西自然会放在左边。”

张思雅更诧异,“你....你怎么知道他是左撇子,你们根本没相处。”就这么一会功夫,她怎么知道那么多。全程也没看见冯天保吃饭,在她看来只要在吃饭的时候,她才会注意到这个人是跟她们不一样的,用左手吃饭。

冯天保吃惊地一愣,冯其琴也是一愣,她弟确实是左撇子。

“他刚是左手拿手机出来,所以是左撇子,但并没有带出手链,所以手链大概率是被他放在后边口袋。”

其实她第一次跟他见面就知道他是左撇子,当时去会场的时候他伸手帮她拿袋子,伸出的就是左手。

方代雪向前走了几步,语气平静,“冯天保,如果你要自证清白,只需给大家看看,你的左边**口袋有没有手链即可。如果没有......”她话锋一转,笑道,“如果没有,我向你道歉就是。”

“没有,我没有。”冯天保死命地摇头,手却按住了左边的**口袋。

“你别在这里污蔑我弟弟了。”两人后退了几步。

张思雅冲上前一把推开冯其琴,直接伸向冯天保的**口袋,“你干什么!”冯天保挣扎,奈何张思雅低盘太稳,手也灵活,还真从左**口袋掏出一根闪闪的手链。

众人呼吸一窒,还.....还真在左**口袋掏出手链,冯天保面如菜色,冯其琴则挫败的趴在地上。

“哈哈哈哈,小偷,这下可是铁证如山了,看你怎么抵赖。”

方代雪上前,拿过那条手链,重新戴在手腕上,事情已经很明了了。

突然人群中冲出来一人,他奋力地拍打冯天保,声泪俱下,向众人哭泣道,“就是这个人,他不仅偷东西,还是个赌徒欠钱不还,害我老伴惨死在医院,这个**,这个畜生啊!”

众人嘘声一片,“怎么回事?”

“还害死了人?”

他们连带着看冯其琴的目光也发生了变化。

冯天保被打的站不稳,他看向方代雪,见她嘴角含着笑意,目光露着鄙夷,慢慢的他似乎明白了一些事情。

是她!是她设的局,她是故意的,故意将手链扔在那里,等着他去偷。

她在报复,对,她在报复!

他推开老头,直冲方代雪,“你故意的是不是,你在报复我。”

“你干什么。”张思雅扯着他。

方代雪无声做着口型,“是啊,并且手链是假的,傻子。”

为了保险起见,她拿的是上次买的A货。

冯天保一眼看懂她的意思,他疯了一样向众人解释,“她故意的,手链是假的,她故意陷害我。”

“你......你这个狠毒的女人。”他伸手欲抓她,被张思雅推开,“我们陷害你干什么!神经病吧你。”

“是啊,是啊,陷害你干什么。”

众人七嘴八舌,没一个信他的。

“是真的,你们要相信我。”冯天保语气激动,“上次我故意走错路,让她迟了主持人大会,她知道了,她在报复我,她在报复我。”

他们听到了什么?上次故意开错路让方代雪迟到。

“天保!”冯其琴赶忙来拉住他,冯天保不听,一手甩开她,不停的解释,“我没偷手链,她在报复,她在报复我。”

众人:“手链都在你身上,还说没偷手链,看来真的疯了。”

“是呀,是呀,已经神志不清了。”

“果然是你故意开错路,你这个垃圾。”张思雅愤愤。

方代雪没同张思雅一样愤愤,她立马伸手指向冯其琴,“故意开错路,谁指使你的?是她嘛?还是另有其人。”

冯其琴目愣,“你胡说什么!”恰时,冯天保突然冲出人群,跑开了,众人一愕。冯其琴追了上去,“天保,天保。”

一场闹剧就此收场,公司围观的人纷纷咋舌,交头接耳。

人群中的老伯走向方张两人,“谢谢两位姑娘。”要不是这两人指控了冯天保,他哪有机会动的得了冯天保。

张思雅挥手,“意外,意外,不用感谢。”

老伯又看向方代雪,活了这么多年,他还不如一个小姑娘,惭愧。

方代雪:“可是你的钱也追不回了。”

“罢了,今日我也算出了口恶气。”

花钱买教训,前几十年弱弱的活了大半辈子,今天总算真活了一回,只是可惜这个教训太大了,想去死去的老伴,老头脸上流出浑浊的泪水。

猜你喜欢

热门小说榜
  • 1 被亲生女儿捅死后,我重生了

    1被亲生女儿捅死后,我重生了

    梦巧| 短篇言情

    上一世,女儿考出了六百五十分的好成绩,却非要和黄毛混混一起去大专念书。一怒之下,我将女儿关在家里,更改了女儿的报考志愿。女儿考上985,成为三甲医院知名主任,风光无限。可在我六十岁生日那天,女儿却一刀刀刺入我的身体。女儿说,我毁了她的爱情,她也要让我尝尝痛彻心扉的滋味。没想到,再睁眼,我竟然回到了高...

  • 2 重生后我入宫当皇后

    2重生后我入宫当皇后

    凤梨酥| 古代言情

    我喜欢贺连洲,全京城都知道。如愿嫁给他那天,庶姐入宫选秀,被封为贵妃。当晚,贺连洲喝的酩酊大醉,红着眼将我压在榻上,动作粗鲁。三年后,庶姐病逝,贺连洲举兵造反,称帝后他带兵屠尽我苏家满门,赐我毒酒牵机,我死前受尽了痛苦。他说:“这都是你欠阿宁的。”阿宁,是庶姐的名字。再一睁眼,我回到了成亲前一晚。这...

  • 3 抄家流放,我把反贼的家底全掀了

    3抄家流放,我把反贼的家底全掀了

    半块月| 古代言情

    林诺如一朝穿越,就是家族被抄,被卖给老头子当小妾的开局。这也能忍?!空间在手,就算是流放,也要把诬陷他们家造反的狗东西家底都掏空。什么京城府邸,江南兵库,成吨粮食,金矿银矿,全特么是她的!别人流放苦凄凄,她就要把这流放之路当成全国产业巡游。别人流放她游荡,不小心就混成了名满天下的女首富。空间创业爽兮...

  • 4 重生后,姐姐抢走了我的太子伴侣

    4重生后,姐姐抢走了我的太子伴侣

    粉色鼠标| 仙侠奇缘

    前世,在我和阿姐在挑选蛇族伴侣那天,我救下落难龙太子。为了报恩,龙太子回族后,立刻将我纳为龙妃。一年之后,我孵化金蛋,生出龙子。太子欣喜若狂,登基之日,直接将我立为龙后,从此受到万族敬仰。而我的阿姐,选择嫁给强壮的野熊,结果沦为野熊最不起眼的小妾。她对我嫉妒到发疯,在一次蛇族祭祀日,将我推下万丈悬崖...

  • 5 中专的我凭全球数学竞赛打脸逆袭

    5中专的我凭全球数学竞赛打脸逆袭

    陈辞烂掉| 短篇言情

    我哥为了生活费,说要参加数学竞赛,管爸妈要两万块钱报名费。可爸妈刚替我报完名,知道那比赛报名是免费的。他当场破防:「你一个中专生凑什么热闹?高中数学都没学过,死装!」后来,为了钱,他跟我打赌,说要是他成绩比我好,就要我退学出去打工,把工资都给他。我答应后,刚拿起桌上的偏微分方程书,就被他嘲笑:「考数...

  • 6 妈妈让怀孕的嫂子喝雄黄酒

    6妈妈让怀孕的嫂子喝雄黄酒

    简单的梦想| 短篇言情

    强势的妈妈让怀孕的嫂子喝雄黄酒,导致嫂子过敏流产。妈妈跪地磕头哭着求我帮她,我心疼妈妈,承认是我做饭用了过期的食材。哥哥掐着我的下巴灌进十几斤雄黄酒,十几斤白酒,几十斤啤酒。我酒精中毒死在端午这天。

本站所收录所有小说作品、小说评论、用户上传内容或图片等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如有内容侵犯您的合法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安排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