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猫语阅读网 > 小说库 > 穿越 > 萌妻种田:夫君要害我

更新时间:2019-11-08 14:16:55

萌妻种田:夫君要害我

萌妻种田:夫君要害我 水珠 著

连载中 尹子染温良夜 历史宫廷贵族悬疑

《萌妻种田:夫君要害我》是水珠最近创作的穿越架空小说,人物真实生动,情节描写细腻,快来阅读吧。《萌妻种田:夫君要害我》精彩章节节选:穿越就算了,身边还有个虎视眈眈要害她的夫君是怎么回事?尹子染无力地靠在浴桶边缘,虚弱地望向着自家夫君。“你……是要杀我吗?”夫君浑身一怔,目光游移,似乎不敢与她对视,“不……我没有。”尹子染缩起来,身...

精彩章节试读:

两个人开始忙忙碌碌地搬起货来。

王酒儿精神却仍有些恍惚,一边搬,一边凑过来问道,“老大,你方才做什么要哭。”

尹子染停下手上的动作,目光复杂地看向他,“我害怕。”

王酒儿显然并不认同她的回答,他跟在尹子染身边这么久,从未见过她怕过任何事情,区区几个小喽啰,怎么可能将她吓哭。

他还想再问,尹子染却抢先开了口,“是人便会害怕,便有害怕的东西,你说是也不是。”

王酒儿听了觉得有理,木木的点了下头,“是。”

“那便是了,我也是人,自然也会害怕,害怕自然也就会哭,你问这些没用的做什么,怎么不抓紧时间快些干活,这干活的机会来之不易,我们得珍惜是不是?”

“是。”王酒儿再次呆呆点头。

尹子染这才满意地拎起了下一件货物。

王酒儿自然也忙不迭的跟上,可方才的对话,他总觉着有些不对劲。他头脑简单,并未意识到尹子染方才默默偷换了概念——罢了,老大说的自然是对的,还是先干活。

到了晌午,日头灼热,管事的便叫休息,顺便结算了上午的工钱。

尹子染攥着手里的十五文,心绪愈发沉重。

一天三十文工钱,虽不能说太少,但对于尹子染来说,却是远远不够的。

想起那日赌坊上门要债的场景,她仍是后怕。尤其是温良夜一身清冷的站在人前,脊背瘦削的模样,似乎是刻在了脑子里一般,不知怎么,她就是不愿再看到那个如玉一般干净的人,置身恶意和嘲讽之中。

尹子染略一思索,便有了主意。

不远处有个茅草搭建的窝棚,虽简略,但炎夏用来遮挡日头却十分管用,陈旭洪就坐在窝棚下头,休息用饭。

看见尹子柒这霸王走过来,陈旭洪只觉后背莫名升腾起一股凉意,声音有些发颤,“你……你又要做什么。”

尹子染略带讨好的笑了笑,尽量和善地开口,“我瞧着,搬货的时候,巡逻的管事需要不少人吧?”

陈旭洪不知她问这些目的何在,目光中仍带着防备,“是又如何。”

“我这里有个法子,可以叫你节约些人手。”

陈旭洪挑眉,“什么法子。”

尹子染自信满满,可刚要开口,却听“咕噜”一声巨响,她迅速捂了肚子,抬头便对上了陈旭洪微僵的表情。

沉默良久,他才开口打破寂静,“要不,一起用些。”话一出口,他便后悔不迭。

尹子染眸光一亮,莹润的眸子便对上了陈旭洪的视线,“你当真是个好人。”

她如今又累又饿,坐下身便埋头苦吃。

陈旭洪心中忐忑,食之无味,索性便放下筷子瞧着她。

大名鼎鼎的霸王竟然与自己同桌用饭,且还一副乖巧的模样,陈旭洪轻咳一声,“你方才说的那法子,是什么?”

闻言,尹子染赶紧又塞了几口饭,咽下去后才道,“你瞧,你的工钱是固定的,每人每日三十文,是以对工人而言,无论搬多搬少,拿到的钱都是一样的,既然这样,那大家自然都想着偷懒。”

她顿了顿,眼眸中闪动着光,“可若是换一种方式计算工钱,便是另一番光景了,你不如按照每人搬了多少件货物来算,这样大家为了多拿工钱,自然愿意多搬些,也就不需管事巡逻监督,只要有人负责记下每人搬货件数便可。”

陈旭洪一路做到管事的位置,手下约束着尽百人,自然不是愚笨之辈。

原本他只随意的听着,对这霸王并未抱什么期许,可他仔细琢磨之后,竟觉得这法子大大可行。

他难以相信地盯着尹子染,这法子竟是眼前的霸王想出的。

尹子染目光灼灼地望着他,按件结钱,便是她的目的。成不成,只等他一句话。

陈旭洪思量再三,点了点头:“这法子,似乎可行。”

听了这话,尹子染心知这便是成了,当即拱手告辞,“那我便去搬货了,不打扰你继续用饭。”

瞧着尹子染走远,背影坦荡,陈旭洪暗忖,这霸王,怎么跟变了个人似的,她明明愚笨又鲁莽,怎能想出这般精妙的法子?

尹子染如今身体力大无穷,搬起货来得心应手,陈旭洪如今答应改了算钱的方式,她便可以拼了命的先赚够钱。

累到喘不过气来,心中忽然闪过那个清风一般的身影,她便又扛起了几包货物。

待得尹子染干完活回家,日头早就落了。

月光清冷,街巷归于平寂。

尹子染拖着疲惫的身子往家走去,只觉身上一阵一阵的酸痛涌来,原主力气是不小,可整日不停歇的这么做下来,便是神仙也累坏了。

但至少,拿到了钱。

尹子染抬手摸了摸怀里的铜板,心中略微安定了些许。

到得门口,尹子染并未直接进门,而是假意拌了一下,坐在石阶上哀叫。

她并未回头,但却能听到院子里窸窣的动静,借着月光,瞧见一个佝偻的身影缓缓离开,这才起身,琢磨着,明日不如再晚回来些罢。

尹子染慢悠悠的往院中磨蹭,没走几步,温良夜便迎上来,微垂着头,声音温润,“夫人,您回来了。”

温良夜抬头,瞧见她一身狼狈,身上染了不少灰尘泥土,面上汗水已干,但仍留有发黄的泥痕。

温良夜微怔,惊讶之余竟忘了伪装,“你这是去了何处?”

话一出口,他便意识到不对,尹子染哪会容许他的质问。

尹子染将温良夜的讶然看在眼里,倒是第一次瞧见他面上流露出其他情绪,觉得之前的温良夜,一直裹着顺从的外壳,淡漠疏离。可现在的一惊一嗔,皆是正常流露出的情绪,使得他多了些许鲜活。

尹子染心中微动,语气轻快:“我说了要出去赚钱嘛,今天跟王酒儿一起,去了码头干活。”

她将今日的工钱拿出,尽数递到了温良夜面前,“喏,这是工钱,你先收着。”

温良夜眉头紧锁,眉宇间隐约有压抑的不满,却硬是没有发作出来,只是面色越发淡漠,语气亦是淡淡的。

“夫人能否别再去抢钱了。”

尹子柒闻言,眸光一黯,往屋内走去。

小说《萌妻种田:夫君要害我》 第七章 良夜不信子染 试读结束。

猜你喜欢

  1. 历史小说
  2. 宫廷小说
  3. 贵族小说
  4. 悬疑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