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猫语阅读网 > 小说库 > 职场 > 男医生的职场笔记

更新时间:2019-11-06 13:49:46

男医生的职场笔记

男医生的职场笔记 司徒浪子 著

已完结 赵梦蕾冯笑 豪门世家玄幻重生未来

主角是赵梦蕾冯笑的书名叫《男医生的职场笔记》,它的作者是司徒浪子所编写的职场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一名医生,我平时会接待形形色色的病人,但万万没想到,我会在我的诊室遇到暗恋多年的女人。...

精彩章节试读:

“我是女人,我需要的是一个家。明白吗?”她说。

“等等吧,现在我们马上结婚确实不合适。你周围的人会怎么想?我的同事们会怎么看待我们?还有……那些警察,他们也一直认为他自杀的原因还不完全清楚。”我依然竭力的劝说她。

她不知道,我现在忽然地开始对婚姻变得惶恐起来。

她不再坚持,“好吧,那我们就过一段时间再说这件事情吧。”

学医的人本不应该相信天意什么的,但是后来事情的发展却让我不得不尽快地作出决定与她结婚。因为在经历了那些事情之后我才发现,赵梦蕾,她才是我真正的港湾。

几天后又是夜班。

正在办公室里面看书的我却忽然被惊呆了,因为我看见两个警察走了进来。现在,我看见警察的时候会更加害怕了。因为我觉得,只要警察找上门来就一定不会是什么好事情。

当然不是前次的那两个警察。

“你们有什么事情吗?”我故作镇静的问道。

警察的态度倒是不错,“医生你好,我们是这个片区派出所的。”

在我看来,警察的好态度都是装出来的,他们阴险着呢。

“请问有什么事情吗?”我又一次地问道,心里却惶惶。

他们中的其中一位低声地对我说道:“这有一个刚被强jian的女孩,我领她前来取证,麻烦您配合一下。”

我心里更加惶恐了,“强jian?与我有什么关系?”

警察严肃地对我道:“你是医生,有责任和义务帮助我们取证。”

我顿时才明白过来,心里不住地咒骂自己:冯笑,你也太敏感了吧?强jian的事情怎么都往自己身上想呢?!

这时候我才发现两位警察的身后站着一位披头散发的女孩。她的头发遮挡了她半边的脸,看不太清,身上却只穿了一件小小的吊带裙。她的脸上并没有害羞的神色,也毫无被欺负的凄楚表情,不过似乎很愤怒。我觉得她不像是什么正经女孩子。

“好的,你们先进来坐一下,我去叫护士。”我随即对他们说道。

“庄晴,你来一下。”我站在医生办公室的门口处叫了一声。

“什么事情?”庄晴跑了过来。我发现她的双眼红红的。

“怎么啦?”我问她道。

“没事。”她朝我苦笑。

“警察带了一个人来,要我们协助取证。”我随即对她说道。

“取证?取什么证?”她不解地问我道。

“就是从受害人的身体里面取出罪犯的jing液进行化验啊。这还不明白?”我对她说道。

随即带着那个受害者去到检查室。我一边给她做检查一边问她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据她描述,案情是这样的:当晚一点她发现自己的例假来了,住处却没有了卫生巾,于是便下楼去小买部买。由于是晚上,她未及多想就只穿了一件半透明小吊带裙出门了。可是在她还没有到达小卖部却被一双忽然窜出的手抓住并强行拖进旁边的草丛。她想大叫,但是却感觉到自己的颈部有一柄锋利的刀紧贴着,而且一个可怕的声音也忽然沉闷地在耳边响起:“别叫,不然杀了你!”

“冯医生,你看,好像不大对劲。”庄晴指了指女孩的身体对我说道。

我点头,其实我早注意到了。

她的感染很严重,我对这个女孩感染类型的第一个判断就是霉菌性yin道炎,根据临床经验来看,如果这个女孩从事的是那种职业的话,还很可能有其它类型的疾病,比如淋病或者梅毒。

“顺便作一个性病检测。”我把庄晴叫到一侧,低声地对她说道。

从检查室出来后我问警察道:“已经从她的体内取得了jing液样本,下一步的DNA检测是你们拿回去做呢还是就在我们医院做?”

“我们带回去。我们的法医中心可以做。这是证据。”警察说。

我点头,“有一件事情需要向你们汇报一下,或许可以作为你们破案的线索。”

“哦?你说说。”警察道。

我去看了那个女孩一眼,欲言又止。

“你带她先回去。”年龄大一点的那个警察对另一个警察道。

他们离开了,警察对我说:“讲吧。”

“我怀疑这个女孩患有性病。我们已经取了样本,准备马上送到检验科去。我想,如果真的是那样的话,三天之后那个罪犯就会出现感染的症状,比如会到某个医院去检查治疗的。”

“什么时候可以出结果?”警察问道。

“半小时后吧。”我回答说,“不过警察同志,这个线索可能也没有多大的用处,因为全市的医院那么多,而且还有很多的私人诊所。”

警察点头,随即却笑了起来,“这也算是对他的一种惩罚,谁叫他强jian的时候不戴套呢?”

我愕然,随即苦笑,“那样的话你们也找不到证据了。”

他也笑,“是啊。其实呢,我们已经抓到了这个人了。他在实施犯罪后仓惶逃跑的过程中被人看见了,我们巡逻的警察当时就抓住了他。但是这个人却不承认自己犯罪的事实。所以才到这里来取证的。”

……

“真的有淋病。”半小时后庄晴从急诊检验室拿回了检测结果,她说,随即将化验单结果交给了我。我看了一眼后交给警察。

警察看着检验单咧嘴笑了笑,“只听说过有倒霉的,没见过这么倒霉的。”

庄晴在那里强忍着笑,一直到警察离开后才再也忍不住地大笑了起来。

“别这么大声,这可是病房!”我急忙地对她道。可是她却依然地笑个不停。我赶忙过去抱住她,同时用手捂住了她的嘴巴,“姑奶奶,别这样啊。”

她的笑停止了,身体在我怀里挣扎着,嘴里发出“呜呜”的声音。我忽然觉得她的这个表现有些奇怪,急忙地松开了自己的手。

她大口地喘气,然后咳嗽,“冯,冯笑,难道你也想强jian我吗?”

我错愕地看着她,“别胡说啊。”

她看着我笑,“你这人,有强jian犯的基本素质。”

我哭笑不得,“我?强jian犯还有基本素质?”

“你刚才让我差点喘不过气来,我还真的以为你要强jian我呢。”她说,并不像在开玩笑的样子。

这下我顿时严肃了起来,“庄晴,这话可不能乱说的。这是病房。”

她一怔,随即笑道:“你的意思是说,如果不是在病房的话你就可以强jian我了?”

我哭笑不得,“庄晴,你可是女孩子。怎么说起‘强jian’两个字来如此随便啊?”

“我那么丑啊?你连强jian我的兴趣了没有啊?”她却忽然瞪了我一眼后说道。

我顿时被她的话给惊呆了。我听说过大胆的,可是今天才第一次见到如此的大胆的女孩子。

“胆小鬼!”我正愣神间却听到她对着我说了一句然后离开了。我不禁苦笑。

在医院,特别是像外科与妇产科这样的科室,男医生与护士之间开玩笑是经常性的。我们科室的老胡就经常喜欢去与护士门乱开玩笑,特别是那几位年龄偏大的护士。

“都这么胖了还吃!小心下次生病了做妇科检查的时候把窥阴器给挤出来!”有一天我听到老胡对护士长说道。

“反正我老公喜欢呢。这样才夹得紧。你那东西像牙签一样,你也应该让你的女人吃胖点。”护士长还击道。她说的是“你的女人”而不是“你的老婆”大家都知道他离婚了,所以即使是开玩笑也还比较顾忌这个问题。

把窥阴器挤出来是一件真实的事情。据说是老胡自己讲出来的。据他讲,有一次他上门诊的时候来了一位长得特别胖的病人,结果他几次将窥阴器放进那个女病人的yin道里面竟然都给挤出来了。“那病人太胖了!”老胡当时讲这件事情的时候还惊叹了半天。

而这次,老胡却拿这件事情来与护士长开玩笑。护士长是一个胖胖得中年女人,她可是不愿意吃亏的主,于是便用男人最敏感的事情去回敬老胡。

当我们都以为护士长得那句话会让老胡哑口无言的时候,却只见老胡看着护士长在摇头叹息:“我说呢,原来你老公那东西只有牙签那么大啊?难怪你要吃这么胖呢。这下我理解了,你是为了夹得住他的那牙签啊。”

所有的人都大笑。护士长明显的不敌了,“死老胡!你的嘴巴怎么这么缺德呢?我不理你了!”

女人就是这点好,一句“不理你了”就可以把矛盾和尴尬化为无形。老胡当然不会再过分,于是笑着去对护士长说道:“回去给你老公讲一下,什么时候他有空的话我请他喝酒。”

“你们两个人,在一起喝酒的时候还少啊?你自己打电话给他就是啊。”护士长瞪了他一眼后说道。

“好,今天晚上我就请他。不但要请他喝酒,还要喝他比一下究竟谁的牙签粗一些。”老胡大笑着说。

“这个活宝!”护士长笑骂道,随即笑得忍不住地弯下了腰。

现在,我只是认为庄晴是在与我开玩笑罢了。但我却不喜欢与护士们这样,因为我实在说不出那样的一些话来,而且关键的是我还没结婚。我觉得,那样的玩笑是已婚者的专利。庄晴虽然也没有结婚,但她是护士,妇产科的护士。

妇产科的护士个个的嘴巴都很刁钻狠毒,特别是在面对那些小姐的时候。在妇产科护士们的眼中,小姐是她们女人中最没有羞耻的人,她们认为小姐患上那种疾病是上天给她们应有的惩罚。

第二天刚刚交完班的时候庄晴就来找我了,“冯笑,我给你说件事情。”

她直接叫我的名字,这让我还有些不大习惯。虽然昨天晚上她也这样叫了一次,但我觉得在那样的气氛下还可以接受。

“出什么事情了?”我发现她的眼睛竟然是红红的,神情也很凄然。

“冯笑,今天你有事情吗?陪我出去走走好吗?我心里好难受。”?她细声的说,楚楚可怜地样子。

我感觉无法拒绝,因为她的楚楚可怜的模样,“你想去什么地方?”

“江边。可以吗?”她说。

“好吧。我陪你去江边。我们打车去吧。”我柔声的对她说。现在,她在我眼里就如同小妹妹一般的让人怜爱。

“不,我们坐公共汽车。”她说。

“行。你说怎么的就怎么的吧。”我依然朝她温和地笑。

我们两人坐上了去往城市北边一座卫星城市的长途客车。上车后我们找到了一个空位,我让她坐在了靠窗的位置。

刚刚坐下,她就挽住了我的胳膊,头靠在了我的肩上,“冯笑,你怎么这么好呢?他为什么对我一点都不好呢?”

我去看她,发现她的双眼闭着,眼泪正在哗哗地流。

我顿时知道,她,可能失恋了。

“庄晴,你没事吧?”我轻声地问她道。

“别说话,让我好好靠着你一会儿。”她说,随即便没有了声息。

长途车已经开动,它发出的轰鸣声让我感觉像一个人在哭泣。

庄晴的头一直靠在我的肩上,双手紧紧地挽着我的胳膊。

淡淡的香气传来,我的心神不禁有些荡漾,庄晴靠在我身上的角度很好,我无意中的往下一瞥,看到了庄晴胸前的一抹雪白。

我脑海里顿时闪过许多美好的画面,画面里的人是我和赵梦蕾,随着时间慢慢过去,画面中的人竟然慢慢变成了庄晴……

“到铁桥了?”我脑海里面那些美好的画面猛然的破碎了,因为我的耳畔响起了庄晴的声音。

庄晴提高了声音,“师傅,停车!我们要下车!”

汽车停下了,她站起身来,“走啊,下车。”

我却不方便动,因为刚才脑海里面的那些画面已经让我热血沸腾,而身体也已经发生了变化。

“走啊?怎么啦?呆了?”她瞪了我一眼,将我从座位上拉了起来。

“要下就快点下啊?别磨蹭!”司机不耐烦地大叫了一声。我只好跟着庄晴下车。她先下去了,我在车门口的时候司机却将车朝前面滑动起来,慌乱中我猛地跳了下去,身体却没有平衡住,顿时撞在了庄晴的身上。

“慢点,你真够笨的。”她笑着对我说道,随即来看我的胯部,“你,你好坏!”

我顿时感到无地自容,“这……自然反应。”

“冯笑,都说你没谈恋爱,我怎么觉得不像呢?”她看着我笑。

这是一座铁架桥,建在宽阔的江面上。它分两层,底下一层是铁轨。

下车的时候我尴尬万分,而庄晴却一点不顾及我的面子来嘲笑我。是嘲笑,而不是耻笑。幸好的是,她的注意力即刻地转移了。

猜你喜欢

  1. 豪门世家小说
  2. 玄幻小说
  3. 重生小说
  4. 未来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