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猫语阅读网 > 小说库 > 职场 > 我在东北那些年

更新时间:2019-09-11 14:04:18

我在东北那些年

我在东北那些年 那血 著

连载中 冯斌林如月 悬疑情有独钟穿越种田暖婚

热门小说《我在东北那些年》是那血所编写的职场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冯斌林如月,内容主要讲述:这是一个计划经济时代,经济很不景气,大学生毕业找工作成了老大难问题。冯斌大学毕业也后,应父母要求回到东北沈河区创业。在回家的路上,冯斌邂逅了杨阳美女。后来,在表哥的帮助下,冯斌在一家商场找到了工作。 ...

精彩章节试读:

李春云了解老人的用意,一方面老人想让她消消气,另一方面也是在为自己儿子开脱。李春云虽然没有亲眼见过这个年过七旬的老人在年轻的时候是如何教育自己的三个儿子的,但是从逢年过节冯万海和冯万福的闲聊中能够猜出,这个老太太平时最溺爱的就是这个小儿子。

“说什么呀,我都说了多少回了,说也没用。”李春云冷言冷语地说,不想领这个情。她叫冯斌吃饭,没想到这个小刺头竟然也闹起了情绪,直接以作业多为借口,暂时不想吃饭。

冯斌回到屋里,就马上把作业本和教科书拿了出来,目的是为了摆摆样子,想把不吃饭的理由表现得可信度高一些。他的确心情不好,以前姐姐在家的时候,他也照样挨骂,但是那时候有姐姐在一旁添油加醋,多少削弱了母亲的愤怒情绪,而且有时姐姐还会护着她。但是这一次,他挨了骂,只能自我消化,他知道顶撞母亲就会使事态恶化,可是忍气吞声又咽不下这口气。

“姐,我该怎么办啊?”他趴在桌子上,小声嘀咕道。随即猛然抬起头来,发现屋子空荡荡的。冯斌第一次有了一种孤独和不被理解的感觉。尽管这种感觉还处在朦胧阶段,却已经在他那纯真的心灵里面占据了一方沃土。他流下了寂寞的眼泪。

冯斌由于一直怄气没有吃饭,到了深更半夜,清醒得像一只白天睡足了觉的猫。他的肚子每隔一段时间就咕噜噜乱叫,他只好爬下床,来到早已熟睡的母亲身边,用手推母亲的胳膊。

“妈,妈。”他见李春云迷迷糊糊地睁开了眼睛,“妈,我饿了。”

李春云下意识地皱了皱眉头,倒没表现出不情愿的样子。她微笑着坐起来小声说:“晚上让你吃饭你不吃,这回知道饿了吧。”

“给我弄点吃的吧。”冯斌苦苦哀求,都不敢正视母亲的目光。

李春云太了解儿子的天性了,每当他觉得自己错了的时候,都会羞愧难当,话语也会变得小声小气。不过就像她永远也没办法看透这孩子的内心一样,李春云只猜对了一半。冯斌之所以心怀愧疚,不是因为他踢球,而是因为他没有按时吃饭,只能让已经休息的母亲起来给他热饭。母亲今天也很累,而且还跟父亲大吵了一架,冯斌刚才躺在床上的时候一直想着这些。

就在晚上十一点多的时候,冯万福醉醺醺地进了家门,连鞋子也没脱,直接像一滩烂泥一样坐在沙发上。李春云从卧室里出来,看到丈夫这副狼狈不堪的样子,心中的怒火直冲额头。她强压怒火问道:“这是又跟谁喝去了,女儿刚送走,你这边就开始天天不着家。”

“别唠唠叨叨的,我在外面上班挣钱,怎么晚上喝点酒也不行啊?”冯万福一脸痛苦地说,同时嘴里大口呼着酒气。

“我没不让你喝酒,平时不也给你买酒吗,想喝就在家里喝呗,非得在外面喝啊?”李春云试图开导冯万福,“吃饭的时候家里总是少个人,让儿子怎么想。”

“行了,你小声点,别人都睡觉呢。”冯万福愁眉苦脸地用双手捂住脸。

李春云见丈夫蔫头耷脑地堆坐在沙发上不吭声,话到嘴边也只好住了口,决定去厨房给丈夫冲点蜂蜜水。她从报纸上看到一篇文章,说蜂蜜能解酒,于是早早就在家里备了两罐蜂蜜。她刚从橱柜里拿出蜂蜜,电话**就响了起来,李春云只好放下手上的蜂蜜罐,抱怨着回到卧室去接电话。

走进卧室的时候,她还不忘看一眼冯万福。她看到丈夫那郁郁寡欢的酒态,顿时生出一股怜悯之情。她了解丈夫,她的丈夫本不属于那种能够在社会的险恶环境中竞争并取得胜利的刚强男人,也没有那么大的野心,可是社会却推着他走上了一条自己不愿走的道路。一想到这些,李春云便不想再生气了。然而,无情的现实似乎不愿放过这这对夫妻中的任何一个,当李春云拿起电话说了声喂的时候,电话那边的声音让她浑身发抖。

“你好,是大嫂吧,我是万福的同事,我叫潘素婷。我想打听一下,万福平安到家了吗?”

“已经到家了。”李春云如五雷轰顶,就是这个女人,搅乱别人的家庭还嫌不够,如今竟然直接把电话打进家里,听她对冯万福的称呼,叫得多亲切啊,她要弄明白,一定要弄明白。

“请问你有什么事吗,都这么晚了还打电话。”

李春云自然清楚电话打到家里的原因,可是她就是想听这个女人多说几句,她对这女人的了解实在是太少了。如果说这是一场战争的话,那么她所掌握的信息恐怕远远不及对方,怎么可能赢得这场战争呢。

“哦,没什么事嫂子,刚才我们单位聚餐,我看万福好像喝得挺多,我怕回家的时候再出什么事。”

“你放心吧,他不会出事的,有我在他身边呢,就算他醉得找不着家,我也会出去找他的,我可以向他的同事打听。”

“行,他到家我就放心了,那我就不打扰你们休息了。”

“好的,再见。”

李春云挂掉电话,回味着那让她又妒又恨的声音,却不得不承认,那声音是那样沉静,逐字逐句都像是从灵魂深处发出来的,这种声音对一个生活压力大的男人来说是多么珍贵啊。想到这里,她不禁打了一个冷颤。

气冲冲地走出卧室,李春云发现冯万福已经在沙发上睡着了。她觉得此时此刻无论如何也不是争吵的时候,于是便叫醒了冯万福,让他回床上去睡。冯万福糊里糊涂地站了起来,走起路来东倒西歪。不过他的耳朵并没有失灵,问起刚才是谁打的电话。

“你单位的同事,叫潘素婷。”李春云没好气地说。

“她来电话干什么?”冯万福问道。

“问你到家没,我告诉她已经到了,让她不用担心,你有老婆。”

李春云这句话说得太直白,冯万福听得出她是话里有话。他顿时站住了,指着妻子咆哮着:“你别他妈在那瞎乱说,告诉你再他妈瞎乱说别怪我不客气。”

“好啊,我看看你怎么个不客气。”李春云仅存的一点理智也在丈夫的威逼下消失了,“我乱说什么了,她这么晚了还往家里打电话,那么多同事,怎么就偏偏她打。”

冯万福听了这话,更加火冒三丈,他冲进厨房,拿起饭桌上的暖水瓶照地上猛地一摔,暖水瓶发出爆竹般的响声。他还嫌不解气,随手又拿起了蜂蜜罐,随之而来的就是玻璃罐破碎的声音。

“你摔东西干嘛呀!”李春云虽然喊声很大,可是本能的自我保护意识让她不敢向前一步。

也许是冯万福对妻子的那份已经被酒精淹没的感情因为这两下东西破摔的响声而重新苏醒,他突然沉默了。然而,这只是一瞬间的理智,很快他就再一次拜倒在他那自命不凡的自尊心之下。他走过来,从李春云身旁擦肩而过,还撂下一句话,让妻子别惹他,随后进屋一头栽倒在床上。李春云坐在沙发上,怕惊动孩子和老人,无声地哭了好半天。等泪水干涸,她才坚强地站起来,走到厨房,蹲下身子去拾起地上的玻璃残片。蜂蜜罐虽然碎了,不过并没有碎得彻底,瓶底还留有大约五分之一的蜂蜜。所幸瓶底没有翻倒,李春云将其拾起,从橱柜里拿出一个小碗,用匙子小心翼翼地把蜂蜜舀到碗里,还仔细检查里面有没有碎玻璃碴子。她用湿抹布擦地上的蜂蜜,蜂蜜的粘稠度很高,她是专挑贵的买的。看着如琥珀一般的蜂蜜被抹布稀释,她真是打心里感到可惜。

家里再一次安静下来。冯春云太累了,头脑也变得麻木了,她闭了灯,迈着沉重的步子躺到了床的一边。她连刚刚结束的争吵都不愿去想,就更不会想到屋里还有一个孩子。从他们俩开始争吵到一半的时候,冯斌就一直蜷缩在被窝里,流着眼泪。冯三德不屑去管这两口子,而曲淑琴老人一直在考虑要不要出去劝劝,却最终没有采取任何行动。

姐姐不在身边的孤独感导致冯斌将更多的注意力集中到父母身上,当冯万福和李春云争吵的时候,他的内心也在挣扎。冯斌一遍遍扪心自问,爸爸为什么要这么对待妈妈。两边都是他深爱的人,他又该站在哪一边呢?这个思维的僵局足足困扰了他两个小时,直到他发现自己的肚子已经在闹情绪了,才用手擦干眼泪,又来到洗手间,用湿毛巾把脸上的泪痕彻底擦干净,最后才唤醒了李春云。

“半夜吃太多东西对身体不好,妈给你煮几个鸡蛋吧。”李春云用询问的语气看着儿子。冯斌乖乖地点了点头。

等待鸡蛋煮熟的过程中,冯斌三番五次地想跟母亲述说心中的纠结,却始终拿不出足够的勇气。冯斌将脸擦得干干净净,致使李春云也没有看出儿子刚才哭泣过的痕迹。冯斌讨厌无聊的等待时间,于是站到母亲身边,母子二人静静欣赏三个鸡蛋在滚烫的沸水中不断翻滚。这时冯斌注意到灶台上那个盛着蜂蜜的碗,略带惊喜地问道:“妈,这是什么啊?”

“蜂蜜。”李春云说。

冯斌用手指头去蘸碗里的蜂蜜,把手指头放到嘴里。“嗯,真甜。”

蜂蜜那种不同于糖果的香甜味道让冯斌有种幸福的感觉,他欲罢不能,连续吃了好几口。

“等一会儿拿鸡蛋蘸着吃。”李春云对儿子展露笑容,冯斌期待着一会儿拿鸡蛋蘸蜂蜜吃的味道。

小说《我在东北那些年》 第11章 争吵 试读结束。

猜你喜欢

  1. 悬疑小说
  2. 情有独钟小说
  3. 穿越种田小说
  4. 暖婚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