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猫语阅读网 > 小说库 > 言情 > 来不及说再见

更新时间:2019-08-13 16:29:21

来不及说再见

来不及说再见 白婚纱 著

已完结 陈晞杨格 现代豪门情有独钟贵族

陈晞杨格是《来不及说再见》这本小说的主角,这本小说的作者是白婚纱,这本小说的主要内容是:陈晞在闯荡城市的时候遇到了杨格,杨格对她一见倾心,并展开了猛烈的追求,原本女主快要被打动了,一直被女主喜欢的郑伦轩突然开始接触她,杨格准备退出,郑伦轩终于告诉了杨格接触陈晞是为了报复杨格,杨格再次去接...

精彩章节试读:

自从欠了债,我从没有想过要和一个小店老板发生点什么,用男生经常拒绝女人的话来说:“只想搞基,不想恋爱。”

与之相差点得是,我不想在接触异性的理由还有个“伤”字,这伤带的过于高尚,让自傲的我难以消化,自然,杨格要为之做点什么,自己锲而不舍地避之不及。

新的阳光又从天际滑到了正沉沉睡着的我脸上,合着风的宁静,与之相伴的还有昂贵化妆品的香味,失业的我被吓醒了......

没有了工作让自己折腾,再也找不到要矫情的借口,我慌乱地从床上坐起靠在自己淡蓝色的小空间里,静默地数着房租该交付的天数。

整整一个月,30天,近的让人心烦,又远的仿若下个季节。

要去做点什么?房租的事情放在一边,自己欠杨格的钱尽快还上,即便自己没有多余平静地心去应付即将到来的下一个工作,同样要应付还有按时咕咕叫的肚子。

从高中就学习化妆的我对于往脸上涂抹的东西熟得闭着眼睛都能化个所以然,用惯了小众品牌化妆的自己。心里有了用奢侈品的念头,没人知道这样的想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在纷繁的城市中,我踏入的那一刻,生活里的平凡早已变了个味道。

漆黑的长袍的加身,内搭花袖长衫,脚踩着双黑皮粗跟皮鞋,这鞋来的不易,足足花掉了自己一个月的生活费,穿起来更是小心翼翼,一步一步地走着。

如此打扮的自己并不是为了应聘工作,要做什么,我还没有想好,可总得要为饥饿的肚子做点什么,这般思考下,合着左右不靠谱的电梯开门声,自己决定去做几天的发单员,这可能是最快还上杨格钱以及应付吃饭的办法。

住在闹市的好处就是找工作方便,尤其是临时的工作,只走了几步,前面就有发单的男生,长相清秀,个子不高,迎面就要往自己手中递张花样的纸,我顺势接下,男生的脸似看到了什么般的震惊,许是被拒绝的太多,看到我的一眼,不觉露出了微笑。

“帅哥,你的单那里拿的?”

我没来得及看手中这张红色打底的广告是什么,就冲着那男生笑了笑。

“怎么?你要发单?”男生摇了摇手中的红色纸张,在风的吹拂下,纸与纸发出“哗哗哗”的响声。

“对。”我点头。

“你没逗我吧!你确定是来发单的吗?”男生从头到脚打量着我,那样子似要把她看个透,我知道这样的自己去发单确实有点好笑,可有什么办法,生活所逼。

男生不经意撇了下嘴的动作,我竟收眼底:“我没有逗你,我得填饱肚子。”我瞪大了眼睛,眼睛的漆黑让男生不住盯了会儿。

我总觉得自己有一双黑亮的的双眼是上天给予的幸运,那是对黑亮的眼珠。

“你庆幸碰到了我。”

男生后退了一步,停下了手中的动作,冲着我露了一抹笑容,整齐洁白的牙齿让这个皮肤不是很白的男生有了片刻的魅力。

我一心想着发单,对于男生**得挑逗丝毫没放在心上,一声轻轻得应答。“能把地点告诉我吗?”

“我带你过去。”男生利落地把手中的单子整了整,我紧跟其后,他带着自己穿行了一条街区,来到一处办公室。

这办公室格局很小,四下装修很简单,更像临时的安脚点,一进屋子一股浓重的墨水味扑鼻而来,亟待发出去的传单一摞一摞得堆在地上以及唯一留着的皮沙发上。

“老板,有人发传单。”紧跟男生说了话,我往前凑了凑,四下轻松得看着这个三四十岁的大叔。

“登记好,从那拿吧。”起身的大叔一面坐下,一面把一页字迹潦草的本子递给了我。我扫了眼,知道怎么填写之后,快速的动了笔。等登记好之后,我转身看向那摞纸张。

男生已经提前把要发的单子数好,等自己回头的时候递给了我。

“一上午的。”

“谢谢,你手很快。”

我接过要发的单子,红艳艳的纸上写着一家饭店的优惠消息,这家店我散步的时候看到过,透过玻璃,自己看到了淡紫色的座椅,褐色木头的桌子,整个氛围温暖而悠闲。单子上面的食物垂涎欲滴,让人胃口大好。

我摸了摸还在反抗的肚子,面露失落得跟着男生出了办公室。

“我叫李响,你叫什么?”迎着扑面而来的大风,我艰难地听着他的问话。

“陈晞。”

“你来这儿多长时间了。”李响似乎并不打算在步行过去的时候用沉默打动自己,他一路对自己问长问短,念在他领着自己找办公室的这点情义,不好不作答,又轻声得应答。

“没来几天。”

仔细算起来,还不到十五天,和刚辞职的工作比起来,半个月也是差不多的。

同样只身一人的杨格过着朝九晚五属于工作狂的生活,此时的“曲子工艺。”安静的似一袭锦绣的丝绸,微微的轻风吹起,就美不胜收,恰似待闺在阁的少女心,荡漾得分不清东西。杨格的曲子工艺许久没有片刻的热闹,温婉地让人舒适,没有难以接受的嘈杂。在他看来,该有的温暖是需要,甚至是必须的。

寥寥大海中欠缺的明珠就这样不偏不倚得正中了他的心。突然的心脏跳动让这个男生有了不甘平庸的冲动。

足足三个小时,他脑海里的女生,陈晞,不似轻描淡写,更似绵长的溪水,慢而舒缓,也有想去见一面的紧张。

和李响分了各自的区域,自己上过大学的素养应付这份不易的工作游刃有余,没有被拒绝的悲怆,也没有冗杂的攀谈附语,一气呵成的递单的动作似一台上了发条的机器运转不停。

十月的风夹杂着砂石,粗暴地打击着行人**的皮肤上,稍微的疼痛,也膈应着平静地呼吸。

我没想到会在这个时候遇到杨格,他本来生的好看,一件黑色过膝的风衣让这个一米八几的高给子穿出了种优雅气质,大致是出来吃饭的,在看到他的那一眼,我下意识地低下了头,心里更祈祷着,但愿他并没有看到自己。

向来把自己置于尴尬境地的事情,我就很没有自信,更不要说自己欠了人家的毛爷爷,不用脑子想都知道,我是被生活逼迫做了它的奴隶。

可杨格不这样想,许是那不经意的一瞥,心里乐开了花,定是那好久不见的亲切。

手在风的叮咛下,红红的一片放肆渲染开来,分明着触目惊心,我下意识地往袖子里掩了掩,可几寸正适得长袖也遮不掉的哀伤。

杨先生还是看到了自己,杨先生?自己也不知怎么心里就有了关于一个男生别样的称呼,前天两人交换微信ID的事情历历在目,不无肯定,他没有强逼着自己还钱的温柔打动了我。

只是任凭自己怎么不乐意,脚踩黑色皮鞋,身材高挑的他款款而来......

他只轻轻抬起的胳膊正放在一沓未发完的单子上,那单子顺势拿在手中好像就是自己的东西,迎面而来的行人被他阻拦着,似是必须拿在手的坚决,一张单子从他的手中离开。

“你给我。”我拉着他的衣袖,强势地拉扯着他的衣袖,似乎不拿回来不肯罢休。

手在碰到杨格那纤细的手指刹那,我慌乱的缩了回来,单子不但没有抢回来,自己还像个路人呆呆得望着他。

他就那样一言不发地发着传单,那些红色的纸张在行人之间的缝隙被推送着手下,也被顽强的拒绝。

“杨格,你给我,有人看着呢。”

我要强地挡在他面前,摊开的那双被冻得发红的手掌,祈求般的开口。

我的颤抖,杨格听得出来,手中的单子却怎么也不想送回到自己手中,当他看着我的时候,眼里流露得不是同情,而是不舍。

“一人一半。我帮你。”

杨格还是妥了协,把手中的单子少数分给了自己。

“还是........”

我的话未说出口,一双强有力的手环在了自己的腰际,纤瘦的身躯紧紧贴着杨格,而他紧紧环着自己。

“你做什么?”

我一瞬间被吓到,瞪着的眼睛里流露出了一丝的恐慌。

“小心车。”

顺着杨格的眼神,走过的自行车还发出了铁链之间的摩擦声。

“哦,我没看到。”

一声温柔地应答,也顾不得杨格是用什么神态看待自己,可能多是不解,也可能纠结着自己反应为何这般大。

我瞟了眼地上散落的单子,赶忙蹲下来,一张张的打理整齐,之后站起来认真得看着杨格,柔声询问道:“你怎么看到我的?”

杨格疏忽得笑了起来,一抹嘴角上扬的角度很是舒服。

“难道还用找,你这么个大活人在这,总不能让我装看不到吧。”

我尴尬地扬了扬嘴角,语气吞吐着小声。

“只是没想到就这样见面......”

“不想这样见面?我可是乐意的很。”

听完这话,我的心里有种煎熬的情绪,扭头偷瞄了眼杨格,他是话中的乐意,自信的笑容挂在白皙的脸颊上,手中的单子也跟着少了一张。

“看什么,快发,一会儿带你吃大餐。”

本该简单的偷看也被这个灵活的男生看在眼里,突然,我的脸上多了丝不好意思,大餐的事儿自己已经不在想了,只等着杨格开口,我自己拒绝就好。

毕竟是多余的冗杂。

小说《来不及说再见》 第6章 试读结束。

猜你喜欢

  1. 现代小说
  2. 豪门小说
  3. 情有独钟小说
  4. 贵族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