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猫语阅读网 > 小说库 > 言情 > 傲娇总裁放过我

更新时间:2019-08-12 17:30:57

傲娇总裁放过我

傲娇总裁放过我 化身孤岛的蓝鲸 著

连载中 白倾念池北辙 虐恋宫斗空间百合

《傲娇总裁放过我》是作者化身孤岛的蓝鲸所著的一本现代言情小说,故事很有深意,值得一看。《傲娇总裁放过我》精彩节选:她是九死一生的天涯孤女,失忆后莫名成为顾家大少的新婚妻子,被丈夫丢在伦敦五年不管不问。回国后的第一天,她先被劫财,又遭陌生男人占有。青梅竹马的老公,在外面拥女人无数,她不过是个挂名太太,活在他精心编造...

精彩章节试读:

“你怎么知道我爱吃这些?”白倾念问过之后才觉得这问题实在白痴,顾景年是她的老公,知道她喜欢的食物并不奇怪。

顾景年眸中燃起了一丝怒火,紧紧地抿着唇,声音里有咬牙切齿的意味,“脑子有病的是你!你不记得我的喜好,但你的我全部记得。”

白倾念用力咬了咬下唇。顾景年发脾气,她并不怪顾景年,因为是她忘记了关于顾景年的一切,顾景年不高兴,也在情理之中。

顾景年看到白倾念收拢起的下巴,把一张小脸衬得更加瘦弱,他握着筷子的手紧紧一缩,声音很低,“你吃还是不吃?”

白倾念听出顾景年语气里压抑的怒痛,乌黑纤长的眼睫毛一颤,赶忙又端起碗扒了两口饭,一面费力地往肚子里咽,一面从碗里抬眼偷偷观察着顾景年的表情,看到顾景年铁青的脸色缓和了下来,她再次放下碗,迟疑了一会,决定和顾景年沟通。

“景年,谢谢你。虽然这些都是我喜欢的食物,但他们的烹饪手法不合我的胃口。”

虽然白倾念为了存钱,这几年的生活过得很是节俭,但在吃食上仍然极其挑剔。

她在医院的食堂吃过一次饭,饭菜也很丰盛,但还是让她觉得要么不是火候不够,就是火候太大,要么不是酱油放多了,就是醋少了,总之就是不合她的胃口。

后来她索性下班后去市场买菜,回来自己做饭,先不论丰盛不丰盛,至少合她的口味。

顾景年额上青筋隐动,深邃的目光盯着白倾念的脸,半晌后嗤笑地说:“你挑食这点倒是没有变。”

他知道白倾念对食物最挑剔,从医院里回到公司后,破天荒地推迟了会议时间,赶走助理,把自己一个人关在办公室里,不许任何人打扰。

印象中,似乎只有年少的时候才会为了讨好一个人做这么幼稚疯狂的事,从24岁接管大半个顾氏开始,为了把顾氏的工作重心转移到国外,这几年来他从来不敢在工作上有过任何松懈,今天放下堆积如山的工作,就只是为了在网上挑选餐厅和菜式,特意用笔记下来列了单子,还亲自打电话到餐厅里叮嘱厨师,不要放生姜葱蒜这些白倾念不喜欢的材料。

母亲的秘书过来询问的时候,他让助理转告母亲自己身体不舒服,想休息半个小时再开会。

而实际上,以前他发着高烧都坚持陪客户吃饭喝酒,谈成了几亿的单子,代价是刚从饭桌上下来,人就晕了过去。

助理每隔一段时间都会提醒他时间,提出要帮他处理,结果被他一句“你再嗦我扣你这个月奖金”骂出去。

他花了整整两个小时的时间来做这一切,中午下班的时候还被母亲叫到办公室教训了半个小时。

母亲问他:“就为了一顿饭,你忍心让董事会上上下下几十个人等你一个人吗?”

想到这里,顾景年移开目光,一言不发地打铃叫来服务员结账。

白倾念看到顾景年那双风情的长眸往账单上随意一扫,她蹙起眉。

依照她严谨的生活习惯,每次都会在结账时核对对方的账单是否出错,但她看到顾景年拿出钱包递钱过去的那潇洒利落的劲,她就止住了脱口而出的话,一双透亮明眸轻转,看向顾景年那双被黑色钱包衬托得越加白皙漂亮的手。

顾景年结完帐,转头就看到对面白倾念的眼睛正盯着他的手,他舒长眉毛一挑,轻轻笑着问:“你这样盯着我的钱包,是不是在暗示我什么?”

聪明如白倾念,立即明白过来顾景年误解了她的意思,她迅速收回目光,面上看上去很镇定自若,顾景年却听出她声音里的颤意,“我就是想看看顾氏总裁一般会带多少钱在身上。”

顾景年眼眸微眯,“看清楚了?满意吗?”

听着顾景年突然阴沉下来的声音,白倾念眸光一颤,端起清水喝了一口,用力地点头,平日里柔软的声音却还是显得很干涩,“很满意。”

她的唇上沾了水珠,像是花瓣上的露水,晶莹水润,看得顾景年顿时觉得口干舌燥,准备收回去的钱包又拿了出来,从钱包的夹层里抽出一张信用卡递过去,“密码是你的生日。我会让助理每个月初往里面打钱,金额是50万。若是不够用,你再跟我说。”

白倾念一怔,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看着顾景年横在半空中的手,她诚恳地说:“我自己有钱,你不用再给我了。”

除了五年前生病住院的那段时间,这五年来她从来没有主动向顾景年要过钱,这也是顾景年第一次给她钱。

白倾念的推辞让顾景年心中微怒。

他是她的老公,给她钱是理所当然的,她怎么一副不想欠他的表情?他横在半空中的手猛然握紧了信用卡,力道大得几乎就要把信用卡当中折断,“你宁愿找一个外人借钱,也不要我给你的钱吗?”

白倾念在医院上班没有拿到工资之前,找陈柏陌借了几千块钱,并且叮嘱过陈柏陌瞒着他,但陈柏陌是他留在白倾念身边的人,白倾念找陈柏陌借钱,陈柏陌怎么可能不告诉他?

他记得当时陈柏陌打电话告诉他的时候,中国这边正是午夜时分,他正在一个女人身体里发泄着生理欲望。

他扣着手机,阴着脸听陈柏陌那缺德的货添油加醋地汇报了半个小时,挂断电话后,他把手机用力砸在对面的墙上,在“嘭”地一声手机碎裂的声响中,他突然把身下的女人翻转过来,让女人跪趴在床上,他只拉开裤子的拉链,从后面狠狠进入女人的身体。

那天晚上,他把身下的女人折磨半死,都没有发泄完心中的怒火。

此刻他想起这些的时候,真有一种想把白倾念压在身下的冲动。

他的另一只手握成拳头,即便竭力压下胸腔里的那抹涩痛,他的喉咙还是疼得像是被火烤着一样,一双暗沉的眼眸紧紧盯着白倾念,陡然提高的声音里带着沙哑,如寒冬腊月里的北风从光秃秃的树梢间呼啸而过,“白倾念,你究竟有没有把自己当做是我的妻子?这么多年过去了,在你眼里,难道我连一个外人都比不上吗?”

小说《傲娇总裁放过我》 第9章养她 试读结束。

猜你喜欢

  1. 虐恋小说
  2. 宫斗小说
  3. 空间小说
  4. 百合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