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猫语阅读网 > 小说库 > 仙侠 > 新壶中天

更新时间:2019-08-06 12:06:27

新壶中天

新壶中天 亲吻指尖 著

已完结 陈元九洛秋灵 言情总裁穿越种田江湖恩怨

主角是陈元九洛秋灵的小说叫《新壶中天》,它的作者是亲吻指尖最新写的一本仙侠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一壶一世界,一桃一轮回。一符一生死,一念一层天。我陈元九,愿用毕生精力,斩尽天下一切妖邪!...

精彩章节试读:

你就这么想见我?

陈元九听到这话,就急忙的转身向着那声音处看去,看到一个白衣的青年走来,似慢实快,几步就来到陈元九的面前,上下打量!

木秋简急忙做了一个道揖,很是恭敬的说道,“木秋简见过大师兄!”

“木师弟好!”白衣青年很是温和而从容的对着木秋简笑了笑,然后这才转过头,笑着问道,“你认识灵秋师妹?你们什么关系?”

陈元九看这眼前这个英俊的青年,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对方这居高临下的孤傲之下,埋藏着几分排斥。

躬身抱拳,陈元九也是打起精神,朗声的说道,“陈元九见过大师兄......”

“呵呵,你就不要叫大师兄了!”白衣青年直接打断陈元九的话,直接说道,“我叫叶秋冥,如果不介意的话,就按照世俗的叫法,叫我一声叶兄吧......”

“叶兄......”

陈元九有些尴尬的这么称呼道,但心中却对叶秋冥如此盛气凌人的态度有些不满,连话都不让人说完么?

而且,语气之中的那种掌控欲,也太强了吧?

叶秋冥一挥手,径直向外走去,示意陈元九跟上。

当那花道的神异法术消失之后,显露出这桃山的真实模样,蜿蜒的小道穿梭在无尽的树木之中,时不时起伏山石竟然有种出奇的纹理,就如同那名贵的木头一般。

“这桃山本身就是一颗桃树!”

看到陈元九想要伸手去摸那“山石”,叶秋冥淡淡的解释道,“和那大瑜国国都的桃树乃是一对,整个的壶中天世界便是有这两株神木所演化的,而我灵葫派,独占这一颗神木,数千年来,生生不息......”

陈元九听到叶秋冥的解释,也是心驰神往......

两株桃树构架一个世界,一株桃树铸就千古神仙福地。

陈元九回身抬头望向山顶那株神木桃树,他就更加的感到一种吸引,一种亲切,就似乎那其中,有什么东西令自己向往。

他确信这就是自己的机缘,自己的仙缘!

“想不想去看看这神木?”

叶秋冥玩味的说道,然后笑吟吟的看着他,就似乎是对下里巴人的一种施舍。

这种态度,陈元九很敏感!

抿了抿嘴,陈元九还是重重的点了点头,声音有些颤抖的说道,“那就有劳叶兄了......”

他的颤抖不是因为激动,而是因为,他必须要忍下这口气。

对方的施舍,对自己来说,也不是不能忍!

为了神仙道术,为了报仇雪恨,他陈元九必须忍常人所不能忍,多少次他都咬紧牙关,为的不就是这一刻!

叶秋冥的嘴角微微上扬,左手后背,伸出自己的右手,在那空中很是随意的画了几个符号,那半空之中就如同是有一层透明的薄膜一般,缓缓的形成了一个桃花瓣的样子,然后逐渐显化出来,成为一个巨大而真实的花瓣,缓缓的落下,正在他们二人的脚边。

伸手做了一个请的姿势,叶秋冥抬腿便走上了桃花花瓣。

陈元九望着这神异的一幕,内心里震动不已,渴望无比,尤其是当他站在这桃花花瓣之上,这桃花花瓣竟然安稳的飞起来,逐渐升高,在半空中飞翔,竟然一点都没有颠簸之感。

这才是神仙之术!

桃花花瓣载着他二人在空中飞翔,蓝天犹如大海,白云犹如浪花,而他二人就像是驾驶着小舟。

“看,这就是我们灵葫派!”

叶秋冥带着陈元九站在花瓣之上,望着中间那一株巨大的桃树,高耸入云,不见其顶,无数的桃花烁烁其华,枝叶繁茂,瞬间就让陈元九感到了自己的渺小!

神木!

“何为道?”叶秋冥忽然问道。

陈元九从小便有神童之名,虽然说主要学习的儒家经典,却也不乏很多百家之理,这个问题,对于他来说,自然是没有任何难度的。

“人法地,地法天,道法自然。所谓道,讲的乃是这天地之间最根本的法则,道曰抱一,皆以一为指归。道,即可为全,也可为虚,正所谓道可道,非常道!”

说到这里,陈元九忽然心有所感,声调有些激动的继续说道,“道即我心,我之所向,即为我道,我之所为,即为我法!”

叶秋冥的脸色听到最后一句时,竟然微微有几分动容,要知道,他们灵葫派虽然是以符法立足,却也是道家正朔,修炼者以观想本命法符为根本。

本命法符即为修炼者的一切,就是修炼者的道。这法符就是修炼者的根基,是他们法力的来源,更是决定他们修为高低的依据。

当本命法符修炼到极致,便可一念成符,那种境界,其实跟陈元九所说的“道即我心,我之所向,即为我道,我之所为,即为我法”,有异曲同工之妙。

这个少年,不简单!

叶秋冥的心微微的动了一下,却没有做出评价,只是依旧望着那神木桃树,就如同刚才那个问题不是他问的,陈元九也没有说话一般。

许久之后,叶秋冥又继续问道,“那你又是谁?”

陈元九一愣,不知道为什么,当他听到这个问题的时候,竟然眼神有些恍惚,望着那神木桃树的眼光也有些散漫,似乎有什么画面从那神木桃树中蜂拥而出,挤入到他的脑海中。

我是谁?

我是陈元九,我是陈家的老幺,父慈母爱,兄恭姐爱,自幼聪慧过人,过目不忘,有神童之名,十六岁那年被州牧大人看中,举荐为茂才,成为王朝受人瞩目的新秀,只需等到公车入京,拜谢君王,便可获得官职,从此治国安民,名垂青史!

可是,那魔头来了......

一切都毁了!

我是陈元九,我要为亲人报仇。

“我是陈元九!”

陈元九坚定的回答,然后看向叶秋冥,似乎想要看他对自己回答的反应。

叶秋冥只是淡淡的一笑,缓缓的说道,“就一句你是谁,需要思考这么久么?”

“还是说,你还有其他身份?”

“没有!叶兄,我......”

听到叶秋冥这般说,陈元九的脸色一变,这是怀疑自己的动机啊,自己要赶紧解释,不然......

那后果,陈元九不敢想象。

只是,叶秋冥却没有给他机会,只是一挥手,打断了他的话,依旧淡淡的问道:“为什么想要拜入我灵葫派?”

陈元九尽管有些心神触动,却还保留这一份清醒,这份清醒是面对叶秋冥时,那种态度和自己心底的感觉所特意留下的!

对方这般问,陈元九没有隐瞒什么,直接回到,“自然是要修习神仙道术!”

“那为什么要修习神仙道术呢?”叶秋冥又紧接着问道。

“自然是要报仇雪恨!我父母兄姊全部被魔物所杀,我要为他们报仇......”

陈元九其实想过要说一些冠冕堂皇的理由,但不知道为什么,那些早已经想好的理由,竟然说不出口。

就是似乎是一种本能,陈元九张口说出来的确是这么一句。

“哦——”

叶秋冥的神色没有变化,只是淡淡的应了一句,便没有下文。

两人就这般站在桃花花瓣上,围绕着巨大的桃树飞舞,就如同是一只蜜蜂,在桃花树边舞蹈。

两人迎风而立,一身白色道袍的叶秋冥面如温玉,嘴角带着一丝从容不迫的笑容。陈元九跟在他的身边,稍稍靠后,就如同是一个仆人一般。

但如果从后面看,就会发现,陈元九的腰杆挺得笔直,有些桀骜,有些倔强,如同是一柄宝剑,矗立在叶秋冥身后,散发着属于自己的光芒,虽弱却顽强而坚韧。

许久之后,桃花花瓣终于缓缓的降落在山门之前,叶秋冥和陈元九缓步走下来,那桃花花瓣才缓缓的消失。

“你下山去吧!”

叶秋冥走到山门前,转过身,淡淡的看着陈元九,轻轻的说道,“修道,修得是心,心无限,天地宽,天地之间自有大道,大逍遥,大自在,人生在世,匆匆百年,眨眼而过,修道便是这逆水行舟,在这时间长河中,掬一捧自己的心湖......”

“你太急迫了,杀心也太重,修道不适合你......”

“不!”

陈元九忽然就爆发起来,一直在叶秋冥的气势之下,不是因为陈元九怕他,而是因为陈元九只想着能获得他的认可,从而踏进灵葫派,可现在看来,似乎依旧不行。

顾及不到其他的想法,陈元九上前一步,对着叶秋冥说道,“修道修的是机缘,我能到这桃山来,我能见到山门,我能活着对你说这些话,就说明,我有这个机缘!”

“我走到这里,经历了多少的苦难,你知道么?”

“没有一颗坚韧之心,如何面对修道百年的孤寂?”

“叶兄,还请再给我一个机会......”

望着深深鞠躬的陈元九,叶秋冥的神色不变,只是淡淡的望着他,似乎在考验他似的。

木秋简这个时候,也有点试探的上前,低声的,有点不忍的说道,“大师兄,再给元九兄弟一个机会吧,他怎么说也跟小师妹相识......”

“小师妹自己修为尚浅。”

叶秋冥只是冷冷的看了一眼木秋简,然后说了这么一句,但片刻之后,叶秋冥似乎又改变了心思,淡淡的对陈元九说道,“我灵葫派十年一次选拔弟子,俱都是一时英杰。既然你诚心入我灵葫派,那就展现一下你所学之术,让我看看你是不是资质出众......”

陈元九听到这句话,就像是溺水之人看到了一截木头一般,急忙的直起身子,连忙感谢。

但陈元九想了许久,知道自己所有的手段无非都是世俗之道,总不能让人家堂堂修炼者看自己拳脚功夫吧?

看来,只能是那一套剑法了,虽然是只有两招,但陈元九越是修炼,越能发觉它的不凡奇异。

“元九有两招剑法保命至今,今日施展一二,还请叶兄指点!”

陈元九抱拳之后,从腰间把跟了自己好多年的长剑抽出,上面锈迹斑斑,却又偶有光芒流转,冷锋偶显,很有几分杀气!

这是当年州牧大人赠送他的宝剑啊!

陈元九感慨的抚摩了一下那长剑,便演练起来,虽然基本的剑招只有刺和劈,但由此陈元九感悟出来的剑式却不少。

剑光闪闪,杀意凛洌。

沉浸在其中的陈元九根本就没有发现那叶秋冥的脸色却越来越难看!

“大师兄,大师兄......”

叶秋冥把冷冽的目光落到木秋简的身上,“怎么?你要为他求情?”

木秋简的脸色一僵,对于这个大师兄,可以说整个灵葫派就没有不怕的,但想想这陈元九的悲惨经历,他还是鼓起了勇气说道,“大师兄,我觉得这剑法和武器都是外物,不能代表一个人的心性,咱们不能单凭一套剑法就......”

“我叶秋冥行事,还用你来教?”

两人的对话打断了陈元九的演练,有些忐忑的站在一旁,局促的看着叶秋冥。

他生怕对方二话不说,直接赶他下山!

叶秋冥走到陈元九的面前,伸手,用两根手指夹起剑身,缓缓的抬到自己的眼皮子下!

晦暗的剑身上竟然有一种莫名的吸力,让叶秋冥的神魂都有一丝动摇。

凭借他修炼的经验,让他觉得这剑有问题!

眉头一皱,叶秋冥转头对木秋简说道,“木师弟,今年的考核你还是末等吧?既然你提议给他一个机会,那,好!我就给他一个机会,你们俩战一场,他胜,他拜入山门!你胜,这看守山门的苦差事,我找其他师弟,如何?”

木秋简的脸色一变,看了一眼陈元九,然后有些不确定的说道,“大师兄,他可是凡人,还没有修炼过,连灵气都......”

“陈元九!”叶秋冥转头就看向他,平和的说道,“我再给你一个机会,和木师弟比试一下,胜了你就拜入灵葫派,输了,你就下山!”

刚才的话,陈元九听得清清楚楚,这个时候他却有些为难了!

胜了,自己便是忘恩负义;

输了,这一切便前功尽弃!

何况,木秋简在灵葫派已多年,自己仅凭一把剑又怎么和他比试呢?

只是,他真的想拜入这灵葫派,早日修习神仙道术,学有所成,报仇雪恨。

他必须得胜!

“很好!”叶秋冥看到了陈元九的表情从犹豫转变成了决绝,便对着木秋简说道,“看到没,他一个凡人都有这般斗志,你呢?”

木秋简看了一眼陈元九,脸色难看的点点头!

“元九兄弟,对不起了!”

“木大哥,您这是干什么?是我连累了你......”陈元九有些不好意思的提着剑,惴惴不安的看向木秋简,这是他第一次跟修仙者对阵。

“修仙乃是逆天之道,逆水行舟,不进则退!如果你觉得是连累他了,你现在就下山!”叶秋冥皱着眉头训斥道。

木秋简先是从自己腰间的黄皮葫芦中召出一张法符来,双手催动,灵光一闪,在他的面前出现一只穿山甲一样的动物。

“这是我的灵兽名为护甲,乃是土系灵兽,主防御,元九兄弟可要注意了......”

木秋简的话还没有说完,叶秋冥冷冷的说道,“三招之内如果没有胜负,你们二人都算输!”

“得罪了!”两人异口同声的说道。

木秋简虽然说拳脚功夫不如陈元九,可在护甲灵兽的防御下,他倒是不用太多的担心。只见他又从黄皮葫芦之中抽出一张桃叶制作的法符,抛到空中,双手快速的舞动,沟通天地间的灵气,加持到法符之上!

“落木箭!”

法符骤然放光,化为无数的长箭,从天而降!

只是这些箭,只是木箭,并无箭头!

陈元九手持长剑,脚下不停的闪动,躲避木箭,并伺机靠近木秋简。

“吃我一剑!”

陈元九在接近木秋简还有三丈远时,猛然使出刺剑诀,一往无前的冲着木秋简杀去。

只是眼前黄光一闪,一片片甲片组成的盾牌出现在自己的面前,挡住了自己的长剑,犹如钢铁盔甲一般,火星四溅,却无法再进寸步!

“嗖——”

那护甲灵兽的尾巴甩来,正中陈元九的胸膛,陈元九只是稍微挡了一下,变换了一下身体,便迅速的向着那灵兽斜后方飞去!

长剑挥去,发出三尺剑芒,这正是陈元九最后的杀手锏,而这也是他距离木秋简最近的时机。

这原本就是他计算好的,孤掷一注的手段,为了胜利,他已经断然忘记了这种超过负荷的剑招,对身体的损害特别严重。

胜负在此一举!

未此他甚至宁愿承受那护甲灵兽的一击!

后背猛烈的撞在旁边的树上,陈元九浑身如同是散了架一般,看着最后的结果,天遂人愿,自己的剑芒穿过木秋简的肩膀,差点就把手臂斩断。

但是——

木秋简的姿势赫然就是要去救自己!

他以为,自己被那护甲灵兽伤到了......

瞬间,周围一切都安静下来!

叶秋冥冷冷的说道,“这就是你要的结果?”

陈元九挣扎着站起来,忍着剧痛,对着木秋简深深的鞠躬,略带哽咽的说道,“对不起,木大哥,是我错了......”

叶秋冥没有说话,木秋简疼的根本说不出话,却摆摆手意思没关系!

“我输了!”

陈元九走到叶秋冥的面前,低着头,沉闷的说道。

叶秋冥只是冷冷一笑,“旁门左道,好勇斗狠,你的心性不适合修仙,下去吧......”

叶秋冥的衣袖一挥,一阵狂风把陈元九卷起来,飞下了山去......

正当一切平息,陈元九消失之时,洛秋灵却寻了过来,很是热情的对着叶秋冥打招呼,“叶师兄好,小木师兄好......”

“啊,小木师兄,你怎么受伤了?”

......

眼前一黑,陈元九彻底的沉入到黑暗之中!

当他再次醒来的时候,忽然发现,桃山没了,灵葫派山门没了,叶秋冥没有了,木秋简也没有了,有的依旧是无尽的桃花林。

没有方向,只有天,只有地,以及天地之间的桃花林!

和他刚刚被白须老头摄入这里的地方一模一样。

难道说,是因为自己一门心思的想要拜入仙门,日有所思夜有所梦,那只是——

黄粱一梦?

小说《新壶中天》 第6章 一枕黄粱梦 试读结束。

猜你喜欢

  1. 言情小说
  2. 总裁小说
  3. 穿越种田小说
  4. 江湖恩怨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