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猫语阅读网 > 小说库 > 玄幻 > 妖气入体陈义山命在旦夕

更新时间:2020-11-21 16:17:48

妖气入体陈义山命在旦夕

妖气入体陈义山命在旦夕 御风楼主人 著

连载中 陈义山叶南星

主角叫陈义山叶南星的小说是《妖气入体陈义山命在旦夕》,本小说的作者是御风楼主人创作的玄幻奇幻类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妖气入体,陈义山命在旦夕,祖宗显灵,求来一个高冷仙女出手相救,没成想,仙女束手无策脾气还大,掳走陈义山暴打一顿,扔进山洞里让他面壁自悟。 自悟那是不可能的,陈义山恼怒之下一拳打碎圣地的老祖像,结果,悟...

精彩章节试读:

随着火工道人敲响晨钟,新的一天到来了。

云梦山水雾弥漫,奇花异草遍地生香,叶南星走出修室,飘然而至观星台上,立在天池旁边,远眺红日初升。

很快,雨晴也到了。

每天清晨,都是这个样子,叶南星观日出,雨晴和水月也都陪着,谓之曰:早课。

叶南星到现在还记得自己师父说过的话:何为大道?日月之行,若出其中;星河灿烂,若出其里!

如果悟性强了,揣日摩月,观天望星,都能得道,一草一木,风雷雨雪,莫不蕴含道法自然。

雨晴看着师父临崖而立,衣袂飘飘,长发如瀑,背影玲珑,纤腰一束,侧颜绝秀,倾国倾城,真是美貌不可方物,心想自己哪天也能有师父这样的气质和容貌就好了。

“水月呢?”

叶南星看完日出,转过身来,发现只有雨晴在,却不见了水月,不由得微微皱眉,心下不悦。

连早课也不来?

以往,水月可是都比雨晴还要早到,从未缺席过一次。

“不,不知道啊。”眼看师父注视自己,雨晴有些心虚,她暗暗盘算着,水月大概是因为受了自己的剑伤,所以才没能露面吧。

“你怎么了?”叶南星一眼便看出雨晴的神色有些慌张,不由得狐疑问道。

“没,没什么。”雨晴低头慌乱的看着天池之水,突然间灵机一动,说道:“徒儿就是觉得奇怪,水月今天不来早课,池子里的老鳖也不见了。”

“嗯?”叶南星定睛观瞧,天池水清足可见底,果然是不见了老鳖!

“去叫火工道人来!”叶南星的脸色有些变了,她有种很不好的预感。

水月难道叛逃了?

他如果叛逃,云梦派可就要大祸临头了!

原来,世上修仙的门派众多,云梦派只不过是其中很不起眼的一个弱小门派而已,真正的大门派都远离世俗之国,甚至缥缈在海外仙山或孤岛之上。

而云梦山地处大陆宋国境内,免不了沾染红尘俗世的气息,其实并不利于修仙者的心境塑造。

云梦派的创派始祖本是个采药的童子,经常往返于云梦山,有一日,恰逢须发极长的希夷老祖从洞中出来,童子不认识老祖,以为老祖是流浪山野的可怜人,便送老祖了几枚山药,老祖感念童子心地善良,便指点了他几日修仙的法门,随后飘然而去。

那童子却因此超凡脱俗,修为甚至达到了成丹境界,道号云梦子,由此开创了云梦一派。

云梦子开宗立派之后,也知道云梦山并非天下一等一的名山,可山上有老祖洞存在,老祖洞中还留有七个字,那是他闭关一生都没能悟出来的仙旨,他不舍得离去,后世弟子也不舍得……

可以说,老祖洞就是云梦派的立足根本!

但所谓成也萧何,败也萧何,老祖洞虽然是云梦派的立足根本,却也是云梦的祸根。

有实力的大门大派,修为高深的仙者都看不上这座山,可一旦他们知道山上有希夷老祖悟道过的老祖洞,那便是匹夫无罪怀璧其罪了。

修仙者都尊希夷老祖是仙界第一人,谁不想得到他的衣钵传承?一旦知道云梦山上有老祖的七字仙旨,还不争先恐后来抢吗?

这也是云梦派每一代只留下一人执掌门户的原因,避免人多口杂,泄露机密。

今天,水月不来早课,老鳖也不见了,这让叶南星很不安。

一旦水月叛逃下山,把老祖洞的秘密说给别的仙派,甚至是勾连妖魔,那可为祸不小!

还有老鳖,叶南星一直觉得那老鳖不是蠢物凡品,应该早就有了灵性,只是看它恭顺,而且从不出天池才没有起杀心,现在想想,还是自己太仁慈了……

火工道人平素里会来天池投喂老鳖,所以叶南星叫雨晴去唤他来问话。

这火工道人是叶南星之前下山救上来的一个凡人武士,相当可靠。

雨晴匆匆地去了。

不多时,火工道人上来,恭恭敬敬的对叶南星参拜:“仙长,小人正要寻您。”

“嗯?”叶南星眉头一皱,道:“你找我有什么事?”

“回仙长的话,有人上山来了,已经攀爬到了金顶之下。”

“有人上山?”叶南星大吃一惊,瞬间脸色发白:“多少人?有没有说是什么门派的?”

叶南星心中第一个想到的就是,老祖洞的秘密已经泄露了出去,有别的仙派找上门来了!

火工道人却道:“禀仙长,是个凡人,独自一个。”

“放肆!”叶南星惊魂甫定之余,又勃然大怒,喝道:“云梦山有仙人修炼,整个宋国境内无人不知,哪个凡夫俗子敢来攀登?!”

火工道人连忙躬身答道:“那人随身带了一包金银珠宝,说是来送给仙长的。”

叶南星一怔:“通报姓名了吗?”

“说是颍川郡陈泰清,还说是仙长您的故人。”

“哼!什么狗屁故人?!”叶南星的脸色瞬间阴沉下来:“假托送金银珠宝给我,还不是不放心他的儿子?!我已经带他儿子上山了,他还不放心,既然不放心,之前又何必求我搭救?!我这云梦山金顶是他一介凡夫俗子想上就上的?!”

“师父,我这就去赶他下山!”雨晴自告奋勇,要教训陈泰清。

“给他些教训,不许重伤他,也不许害他性命!”叶南星吩咐道。

“徒儿明白!”

“记住,更不能让他知道老祖洞的事情!”

“是!”

雨晴兴冲冲的去了。

叶南星回过头来,又问火工道人:“你可曾见过水月?”

“回仙长,昨晚上见过,他问小人讨要了一张渔网。”

叶南星愕然道:“渔网?”

“是,小人在山溪里捕鱼用的那张网,被水月给拿走了,他也不说是干什么用,至今未还。”

叶南星怔了半天,心想水月如果叛逃下山,带渔网干什么?或者说水月并未叛逃,只是也开始贪玩了,拿着渔网去捕鱼了?

嗯,渔网,老鳖,水月不会是网走了老鳖吧……

不对,总觉得哪里奇怪。

叶南星又问火工道人:“这天池中的老鳖不见了,你可知道?”

火工道人摇头:“小人不知道,今天还没有来喂过它。”

“嗯……好了,你下去吧。”

“是。”火工道人告辞。

叶南星心中越发不安,思前想后,“嗖”的一声,飞剑出鞘,她跳了上去,心念一动,飞剑盘旋漫游,在云梦山里巡视了起来……

小说《妖气入体陈义山命在旦夕》 第八章 福祸之根 试读结束。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