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猫语阅读网 > 小说库 > 总裁 > 一胎四宝都是磨人精

更新时间:2020-10-16 15:04:45

一胎四宝都是磨人精

一胎四宝都是磨人精 小恒同学 著

连载中 顾安安南宫拓

主角是顾安安南宫拓的小说是《一胎四宝都是磨人精》,它的作者是小恒同学倾心创作的一本豪门总裁小说,内容主要讲述:被人陷害,家人惨死,她拼死逃脱,却跌落到一个陌生男人的怀抱。七年后,她带着落单的萌宝归来,招来了当年另外的三只小可爱,还顺便带来了当年那个男人。他直接将她揽入怀抱:“女人,把几个磨人精丢给我,还敢带着...

精彩章节试读:

苏灿灿不由得心里有些莫名的不忍。

不过她现在冷的厉害。实在是太冷了,不由得整个人朝着妇人不算多温暖的怀抱里蜷缩了一下。

妇人见状,哭的更厉害了。

“哭,哭什么哭?凭白丢人。”她的便宜爹爹生气的一甩袖,带着二老婆走远了。

村长见状叹了口气:“去吧,孩子冻了一整晚,眉毛都结冰了,记得不要让她一开始就接触热水,容易烫坏,先在屋子外晒晒太阳,寒气去除的差不多了,再往热水里送,啊?”

刘氏见状忙掉着泪点头:“村长,我知道了。”

“好了好了,都没事儿了,回去吧。”

苏灿灿将脑袋往后一瞥,这才明白今天为什么会来这么多壮汉了,显然他们都认为在这么寒冷的天气下孩子不可能还正常的活下来,所以抬来了棺材。

苏灿灿在心里叹了一口气,看了看自己冻得红彤彤的胳膊,心想要不是自己穿过来了,你们今天见到的可能还真的只是一个尸体了。

哪儿是什么命硬啊?

苏灿灿被抱着回了屋,一进屋就用被子给裹了起来,妇人哭着说道:“妞妞乖啊,娘给你暖暖,冻了这一晚上,就是成年壮汉也受不了,可别到时候烙下残疾。”她自说自话,忍不住又是一阵猛烈的哭泣。

“妞妞啊,你怎么这么命苦?爹爹不疼,姑姑不爱,现在被全村人传言是克人命,以后也嫁不出去,现在连正常活下来都是奢侈,是娘,是为娘对不起你啊。”

苏灿灿原本还没觉得什么,这下子在暖暖的屋子里,全身上下的寒意反而一下子上来了。

不由暗暗苦笑自己遭的这叫什么罪,嘴唇一下子变得乌青,眼圈上因为冻得一宿没睡也是无青麻黑的,看起来狼狈极了。

而且她现在整个人都昏昏欲睡的,明知道现在不应该闭上眼睛,眼皮却在沉重的打着架。

苏灿灿昏了过去。

刘氏这才意识到不对劲儿,挥着泪找来了村头的出诊大夫。

关于这种寓意不详的孩子,出诊大夫是不打算来的,但是架不住刘氏哭哭啼啼的模样,只好说道:“看看是可以,但我的医术,可治不了沁入骨髓的寒症啊。”

在外面冻了一夜,就是象征不详的孩子,同样也受不了,这可是寒气侵体啊。

苏灿灿做了一个梦,梦里,她就是那个小女孩儿,经历过她的世间百态,荣辱兴衰,承袭了她的喜怒哀乐,幽怨曲回。

然后苏灿灿就醒了,心里叹了口气,眼睫毛轻轻扇动,睁开眼睛。

苏灿灿纳闷的歪了歪脑袋,就听见一个老人激动的说道:“醒了醒了,孩子醒了。”

一段若有若无的啜泣声激动的围了过来:“妞妞,妞妞。”

苏灿灿艰难的睁开眼睛,从眼睛有一丝光亮的时候,就开始死死皱着眉头。

她这是怎么了?全身乏力又疼痛,感觉像是一颗饱涨的大白菜突然被榨干了所有的水分一样的感觉。

看了看自己的双手,冻得就跟冬天的红萝卜似得,又肿又红,比在空地上的时候还要狰狞可怕。

苏灿灿无奈的叹了一口气。

然后她抬起眸就看见眼睛哭得红肿的农妇,一脸激动的看着她。

苏然心里微微叹了一口气,抬声儿低低哑哑的喊了一句:“娘。”

“哎,哎。”刘氏激动的应着,忙从屋子里的角落处拿出一包东西:“大夫啊,谢谢你能来看我家妞妞,我也没什么好的东西送给您,这点儿土豆泥,你就笑纳了吧?”

“哎……”出诊大夫望了一眼眨巴着一双湿漉漉的眼睛的苏灿灿,叹了口气,这孩子就算今儿个救下来了,寒冬愈近,总会冻死的,这是治标不治本的办法啊。

他伸手刚准备接下,门口就传来一个气急败坏的声音:“送,送,送什么送?咱家现在是什么情况你不知道啊?个败家娘们,老子的脸都被你给丢尽了,现在家里就剩这点儿吃食了,你还要送别人,你要大家跟着你一起喝西北风儿啊?我告诉你,土妞没东西吃我不管,可要是我的宝贝儿子天天没东西吃,看我不削了你这败家娘们。”

刘氏被骂的眼圈直接通红了,出诊大夫见状还有什么不理解的?哼了一声甩袖离开了。

苏灿灿冷冷的看着门口站立的自己的便宜爹爹,她前世不是没见过这么丧心病狂的男人,但是这么小气吧啦又刻薄的男人,她还真的是第一次见。

“看,看,看什么看?个丧门星,老子没被你克死是不是不甘心啊?啊?信不信老子把你眼珠子挖出来看你怎么看?一天到晚的让我丢人,幸亏我家天天现在还小,要是因为你娶不上一房媳妇儿,你看老子怎么整治你。”苏大成说完便负着手骂骂咧咧的走开了。

门口二娘林氏倚在门口,幸灾乐祸的看着苏灿灿和刘氏,凉凉的开口:“大姐啊,不是我说你,这丧门星啊还是早日送回家的好,你说这大寒的天,就是个成年人在外边儿呆一整晚都会冻死,可看看土妞,这现在不还生龙活虎的吗?这要正常人家的孩子哪能这样?我一看就知道这是个妖物……”

“你……你!!怎么可以这么说我家妞妞?她只是个普通人,有脉向有温度。”

林氏嗤笑一声,拍了拍自个儿细嫩的手掌:“好吧,你乐意怎么着就怎么着吧,不过别让你家土妞接近我家天天,天天要是被克着了,可别怪我到时候不留一丝情面。”说完便摆着腰离开了。

苏灿灿有些嗤笑,在她那个世界里,能和动物通话是被人们高高敬仰起来的人物,哪像这个落后的古代?会被说人是克人的妖物?

苏灿灿没死,不过从旺财和众多生禽的嘴里得知,自己每两月一次的酷刑还将继续,也就是说,只要她一日不死,每两个月就会进行一次一整晚洗涤,在室外呆整整一个晚上。

我擦,当老娘是素食的老虎,没牙是吧?

苏灿灿的身体刚恢复,就被叫来干各种粗重的活儿,比如上山砍柴,砍不了三背筐不许吃饭,还有采药,现在比较珍贵的药材都在悬崖底下,悬崖缝隙。

这样的话成年男子就很难进去,苏大成作为一家之主一向无所事事,所有的事情都让苏灿灿给干了,所以家里几乎是一穷二白,原身土妞的手指才长满了厚茧。

苏灿灿暗骂一声不是个东西,也不知道过惯了娇贵日子的林氏为什么会选择嫁给这么一个无所事事的农家汉子。

当然,当她后来得知真相的时候,差点没笑串了气,自然,这是后话了。

这天苏灿灿皱着眉用起着血泡的手在院子里面砍柴,突听停在树上的小鸟在叽叽喳喳的声音:“土妞,出事儿了出事儿了。”

苏灿灿砍柴的手顿了一下,环视了一下四周,低声问道:“出什么事儿了?”

“你们村儿一个中年汉子上山遇到野猪,被咬了一口摔下悬崖了。”

苏灿灿猛地站起身来:“在哪儿?”

“你常去的那个山头。”

旺财一个激动的摇摇尾巴站了起来:“小主人,要不要去?”

苏灿灿伸出手阻止了旺财的继续说道,迟疑了一下咬着唇,无奈的说道:“不去。”

“为什么?”鸟儿激动的扑闪着翅膀。

苏灿灿叹了一口气:“我现在是有心无力啊,你看我现在都被当做妖物了,要是再说一些疯言疯语……你们懂得。”

几只鸟儿面面相觑,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办。

旺财睁着一双湿漉漉的眼睛说道:“小主人,你现在不去,等一会儿那个人受伤的消息传回村里,村里的人会怪你的。”

苏然皱了皱眉:“为什么?”

“他们说你知情不报内藏祸心,有一次你就是因为被他们说的狠了,不敢再说了,村里一个人出了事儿你没敢去找人,导致那些人从你家里抢了人差点儿火烧了你……”

小鸟在上面叽叽喳喳的说道:“是啊是啊。”

妈的这还搞强买强卖啊??苏灿灿果断爆发了。

这不是既忌惮着自己的能力,还深深的依赖着自己的能力吗?

这群人真TM的不是个东西。

苏然气嘟嘟的往下一坐,不管,就是不管。

她不图求报酬什么的,但是也绝对不能让那些人挟恩报复啊?

这帮子人靠着自己才能在险境中及时脱身,结果就是这么对待自己的?每两个月在外面呆整整一个晚上?

自己不乐意去干还要烧死自己?

马蛋!!

苏然嘶了一口凉气,这原身身体干活已经被锻炼出来了,但还是感觉到疼。

她现在算是看出来了,九大姑八大姨的虽然挺多,爹娘也健在,但是真正为原主土妞着想的,大概也就剩她亲娘刘氏一个人了,其他人恨不得她早死呢。

尤其她的那个便宜爹爹,看见她仿佛看见讨债鬼一样。

要不是怕她克着他,估计直接虐待儿童的心思都有。

只能说这个朝代迷信太严重了。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