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猫语阅读网 > 小说库 > 重生 > 倾世将军:朕的笨丫头别跑

更新时间:2020-10-15 16:41:32

倾世将军:朕的笨丫头别跑

倾世将军:朕的笨丫头别跑 云卷风舒 著

已完结 林宛宛孟容瑾

主角叫林宛宛孟容瑾的小说是《倾世将军:朕的笨丫头别跑》,这本小说的作者是云卷风舒写的一本穿越架空类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风吹着他的长发飘逸,虽穿着甲胄,仍可见阳光里他俊美无双的脸庞,她知道,是他,她终于又见到了他。只是不想,再一次见面,她已是亡国公主,正是他,亡了她的国。就算是穿越的身份,也不能淡定面对这事。...

精彩章节试读:

也罢,反正他答应过她,明天要带她见她哥哥了。那就等见到哥哥再说吧。

深重的锁链,拴住一个面容苍白的年轻少年手脚之上,那少年,正是宛宛的哥哥纳兰佐。

“纳兰佐,今天,王爷与王妃会过来看你,你还是吃一点吧。”阴暗的监狱门外,响起一个粗鲁得意轻蔑的声音,纳兰佐侧头一看,一个狱卒将一盘子热饭端过来了,饭里竟还有肉!

纳兰佐一怔,平时可从来都是剩饭嗖饭的,这会儿,竟是热饭加肉,纳兰佐一怔,这是怎么回事?

“快吃吧,还不是因为新来的王妃,正是你妹妹,王爷会看在王妃的面上,特意吩咐我们,以后要给你好吃好喝的。”狱卒哼了一声,手中托着一个碗,碗里是大鱼大肉。

纳兰佐冷笑:“只怕王爷吩咐你们的,不仅仅是这碗饭与饭上一零星点的肉吧,还有你手上的鱼,也是我的吧。”

“你__“狱卒被纳兰佐当场点穿,气急,用脚就朝纳兰佐踢去,纳兰佐饿了几天,又身戴锁链,被他这么一踢,当场就倒在地上了。

这时,传来一阵脚步声。

“大胆!”进来一个浓眉大眼的兵士,穿着黑绿色的官服,看样子应该是统领,他这么一喝,狱卒立马就退下去了。

“王爷是怎么吩咐你的,要好好待纳兰公子,你这样做,小心你的脑袋!”那统领喝道。

纳兰佐抬头一看,一怔,那统领朝他挥了挥手,等狱卒退下去后,走近牢门,悄声说道:“是我,太子!”

“真的是你,辰逸!”纳兰佐揉着眼睛不敢相信地看着眼前的男子,不错,正是纳兰宛宛青梅竹马的对象,纳兰辰逸呢!

“你怎么到这儿来了,“纳兰佐抓着辰逸的手,问。

辰逸眼中射出仇恨来:“这个孟容瑾,抢走了我的宛宛,还关起了你,我怎么能不来?我非杀了孟容瑾,帮太子复国不可!”

“好!”纳兰佐高兴极了,可是马上,眼中就闪过一丝忧虑来,“可是,孟容瑾可不好对付呀。”

“你放心,我如今混入了孟府,成为一个统领,孟容瑾并没有认出我来,我可以暗中对付他,解救你们。”辰逸边说边目光一抬,深邃而痴情:“如今我最想见的,便是宛宛了,可怜的宛宛,竟被迫嫁给了孟容瑾,但是我知道,她是不会喜欢孟容瑾的,她一定是被他要挟的!”

“等下,宛宛与孟容瑾就要来监狱里,看我来了,到时候,你就能见到宛宛了。”纳兰佐提醒道。

“真的?我就要见到宛宛了,“辰逸连忙抚摸着自己的脸,“不行,我得去打扮一下,我是不是变黑了?宛宛不喜欢我的脸太黑,我先走了!”

见辰逸急匆匆地走了,纳兰佐摊了摊手,摇头叹气说:“唉,真是的,黑有什么不好的?大男人打扮什么?看来,女人就是祸水!”

宛宛起床的时候,日已上三竿,昨晚与那个恶魔折腾得太晚,竟连觉都没睡好。

直到天快亮了才入睡。不过,宛宛翻身起床,查看四周,咦,那个恶魔呢?不见了?

宛宛双手一掸,披上那件镶金嵌玉的嫩黄色长裙,走到房门边上,正巧,有两个奴婢端着一盘子早点进来。

“王妃,请用膳。”那两个奴婢将食盘放在桌子上。

宛宛问:“孟容--王爷去哪了,“

奴婢说:“王爷在院子里练剑呢,只待王妃用完了膳。”

宛宛一怔,大踏步朝院子里走来。

桃花飞霰,剑影潇潇中,一个玉样的少年,正在飞舞着,白衣长袂,随风翩翩,如蝴蝶幽舞,如天外飞仙,看得宛宛眼中闪着红心来。

若不是与他隔着太多的宿仇,她其实是对他,一见钟情的。

可是如今,她将心中感情深埋,将他归入要对付的仇人那一类。

因为听到她的脚步声,他止了剑,立定,收剑入鞘,剑眉一扬,冷冽的目光在瞥向她的刹那,又浮起了调笑与轻浮,“怎么,美人,因为今日要见你哥哥,反倒对我这么殷勤起来了,“

“谁对你殷勤了,“宛宛哼了一声,拂袖就走,容瑾对着她婀娜的背影轻轻一笑,心想,怎么越看她越有意思了?

宛宛进了屋,吃着早点,容瑾就进来了。也坐在她对面,目光直直地看着她,她生气了,“喂,你这么看着我做什么?哪有这么看人吃饭的?”

容瑾继续直视着她,嘴角勾起了笑意:“我在看你,昨晚睡觉时流的口水,舔干净了没有,“

“你……”宛宛看了左右的奴婢一眼,奴婢都掩面偷笑,好呀,恶魔,你是故意找我的碴是不是?

宛宛拍了拍桌子,站了起来,一副老娘不吃了的样子,容瑾依旧是淡然自若地笑着:“美人,可别气坏了身子,饿扁了肚子,日后,怎么去救你哥,怎么与我继续斗下去呀,“

“你--“虽然他句句阴险,可是却也说得有道理,宛宛气归气,可马上就冷静下来,重新落坐,哼了一声:“要看就让你看个够吧,反正老娘我吃饭的样子的确是挺让人着迷的!”

容瑾听了,嘴角笑意更深了,“是吗?我是没见过比你更丑的了。”其实他是在说反话,心里有个声音响起,她的确是很漂亮,并且非常与众不同。

并且在昨晚,他看到了她的另一面,坚贞不屈,聪明可爱。

与她同卧一榻,他闻到了她身上那熟悉的气味。

这气味让他想起过去,在那个战场上,好像有个看不见也摸不着的人,与他一起洗浴,并且治好了他身上的刀伤,避免了伤口感染,那个恩人虽然他看不见,可是他确定一定存在,因为恩人身上的气味,很独特,独特到像真的一样,他也算是闻过上万种香料毒药的人了,可是这种气味,竟是闻所未闻过。

而昨晚从她身上散发出来的香,竟与记忆中的那缕香,一模一样!这让他震惊,也让他对她更加好奇!

她究竟是谁?

于是,他开始对她,越来越感兴趣了。

她大口大口地吃着饭,故意吃得声音很响,哼,她就是要在他面前,流露出坏印象!

而她却不知道,她越是这样,他越是对他感兴趣,因为,在他的生活中,还从来没有一个女子,像她这样吃饭的。

他看多了大家闺秀小心翼翼装模作样的样子,而她这种大大咧咧的反而从未见过。

虽然表面看上去大大咧咧,可是举手投足之间,透着一抹俏皮与机灵,再加上清秀妩媚的眼睛灵动地眨着,一点点进驻他的心灵。

于是,他撑着手臂细细盯着她看,这一顿饭下来,她吃了多久,他就看了多久。

幸好她的心理承受力够好,要不然,只怕光是他的目光都能吃掉她呢!

站起来,伸了个懒腰,接过奴婢递上来的手绢儿,抹了抹嘴巴,然后,他也站了起来,笑道:“准备好了见你哥了吗,“

“迫不及待!”她哼了一声,高高昂着头。

“那么等下,可别后悔。”他竟然说!

她怔了一怔,难道就连见她哥,他都内藏阴谋?

她想不出他的阴谋是什么,只好跟着他往前走,走一步看一步喽。

容瑾冷冷一笑,缓缓朝前走着,直到走到监狱门口,看到各统领们早就整齐地立于门口,容瑾的目光扫过他们的脸,阴阴一笑,便跨步走了进去。

“王爷吉祥。王妃吉祥。”各统领兵士齐齐下跪行礼。

宛宛跟着走了进去。

“你可瞧仔细了,我想,你应该是认得你哥哥长什么样的。”容瑾忽然转过身来,对着她阴阴一笑,阴暗得更甚这个地牢!

宛宛一怔,心跳加快,他这是什么意思?难道他已知道了她的穿越身份?或是让他看出来了,她并不是原来的宛宛?

若是真的纳兰宛宛,当然是清楚地认得纳兰佐的样子的,可是,她可是穿越者呀!

她心下纳闷,避开了容瑾直视的目光,心虚地说:“我哥在哪里,“

“你自己去认呀,“容瑾似乎有意要刁难她,指了指两排的牢房,“这里关着这么多人,怎么,你连你哥都认不出来了吗,“

宛宛故意将头昂得高高的:“谁说我认不出?哼!”

她朝前走去,监狱里气味难闻极了,她真想快步走完,可是不行呀,她得走得慢一点,还得细细地看两排关着的人,看有没有长得有贵族气质的,并且五官长得像她的。

兄妹间五官总有点相似处的,她不认得他,也只好凭这个认人了。

可是走了几家,里面的人要么头发乱糟糟的,要么鼻子歪到一边了去,哪里有半点她的五官。

身后,脚步声缓慢而清脆,她全身一颤,她知道,容瑾一直在跟着她,审视着她。

不行,不能让他看出半点破绽了去!

于是,她对着一间牢门重重踢了踢,以此想打量着牢房里的人的注意力,这样,就好让真正的兄长听到她的声音,主动过来认她。

“哥哥,你在哪里?你在哪里?我是宛宛呀!”她高呼着,柔软带着低泣的声音在监狱上空回荡着。

这时,门面一道牢门里伸出一双黑呼呼的手来,紧接着,那被压抑着的声音腾地窜起:“宛宛!你来了!宛宛!”

太好了!总算上钩了!宛宛大喜,一个箭步冲上去,人还没看清,就对着那双脏就是一抓,紧接着,将头埋入那双手里面,呜呜地哭了起来:“哥哥!扮哥!”

“宛宛。”那双手动了动,好像要摸她的脸,吓得她立马抬起了头,看到了一个果然贵气十足的年轻男子!

五官与她长得的确有些相似,他,就是纳兰佐!

“宛宛!真的是你?你还好吧?孟容瑾那个畜牲没有虐待你吧?”

“孟容瑾那个畜牲哪里斗得过妹妹我呀,“宛宛边说边扬起下颌,回头对缓缓走上来的容瑾挑衅般地哼了一声,这目光似乎在告诉他,想刁难我,没这么容易!

容瑾脸上还是波澜不惊的笑,这个女人的智慧超出他的控制之外,不过,她再怎么聪明,也敌不过他的眼睛。

她根本不是原来的宛宛!

小说《倾世将军:朕的笨丫头别跑》 第11章 试读结束。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