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猫语阅读网 > 小说库 > 武侠 > 大宋安国侯

更新时间:2020-08-03 15:24:07

大宋安国侯

大宋安国侯 鸦杀尽斩生 著

连载中 徐杀生慕容飞花

小说主角是徐杀生慕容飞花的小说叫做《大宋安国侯》,这本小说的作者是鸦杀尽斩生倾心创作的一本武侠风格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仙道自后唐没落,武道由此在宋时兴起。少年书生,徐杀生生于乡野,遇魔教妖女慕容飞花,拜为师姊,后闭关三年,下山后独闯江湖,在铸剑山庄勇夺巨阙剑,又统一江南丐帮,成为江湖上极盛一时的风头人物,自此各类人物...

精彩章节试读:

昏迷了不知多久,等到徐杀生醒来时,觉脑后有冷意传来,抬头瞧去,一双美眸正恶狠狠的瞪着他。

“小贼,还不起来!”

慕容飞花强忍着心中怒意,寒声道。

如果不是她受了重伤,真气耗尽,又怎会让一个乡野小贼占了便宜,她已打定主意,只要恢复一丝气力,便结果了这小贼的性命。

不过西蜀女帝率人追杀自己,现在还未出现,难道是失去了自己的踪迹,还是…,慕容飞花突然想起了那个奇怪的老道士,对方功力深不可测,自己绝不是一合之敌。

“噢,对不住,对不住,还望姊姊海涵。”

徐杀生如蚂蚱受惊一般蹦了开来。

“我瞧见你受伤流血入注,方才斗胆给你敷药,你不要误会。”

“小贼…!”慕容飞花所言戛然而止,因为她的面纱竟在此时跌落下来,露出布满伤疤真容。

定是有人动过这面纱,不然它绝不会滑落!

瞧见徐杀生畏缩又恐惧的模样,慕容飞花心里陡然涌起一股烦躁,她知道自己的脸现在很难看,她也知道徐杀生定是瞧过自己的样子。

“滚出去,快点滚出去!”

慕容飞花厉声叫道。

“你这人…,是我救了你啊!”徐杀生打起勇气,争论道。

“再不出去我就一剑杀了你!”

慕容飞花的语气更冷,她的手已经摸向床头的长剑。

终究是徐杀生退缩了。

出了屋门,坐在院里半晌,才觉委屈,自己救了这残面女子,如今对方醒来却不认账,不仅一指点昏自己,还让自己滚出自己的老屋。

徐杀生有心去与残面女子辩辩理,思量再三,又打消了这个念头,自己的小身板怕是挨不住人家的一指罢。

真是瞎了眼,救了一个忘恩负义的女魔头。

徐杀生心里充满了苦涩,暗骂自己被猪油蒙了心,竟救了一个白眼狼。

眼见日头西落,徐杀生仍旧不敢进屋,“吱呀”一声,院门开了,门缝里露出一个娇俏可人的面容。

原来是隔壁的苏小小,比自己小了两岁,今年不过十三,正是豆蔻年华。

她是苏幼娘的小女,两人相依为命,靠卖豆腐为生。

徐杀生能活这么大,也全赖苏幼娘的照顾。

他对自己幼时的记忆十之无一,也从未想过为何孤儿寡母,靠卖豆腐的苏幼娘为何还能额外养活自己。

他有一点呆。

“徐哥哥,你怎么坐在这里发呆呢?这是娘给你做的晚饭。”

苏小小边说边将手里的大海碗递给徐杀生。

徐杀生低头一瞧,一碗嫩白的豆腐被片成大小一致的豆腐片,上面飘着几颗葱花。

苏幼娘所做的白水煮豆腐乃是青牛镇一绝,看似平淡无味,香味却深入豆腐,又香又糯。

只是一连吃了许多年的白水豆腐,徐杀生现在着实不想再吃这白水煮豆腐,但是他没有拒绝,因为如果不吃,那就只能饿着肚子了。

“这还有一块桂花酥,是我偷偷藏起来的,给你。”

苏小小又从怀里掏出一个小小的油纸包,一股淡淡的桂花香透了出来。

应该是青牛镇北街七里酥的糕点,自己虽然时常经过那家糕点铺子,但从未吃过。

他有些感动,苏姨家也并不富裕,摸了摸苏小小的头发,柔声道:

“这是苏姨买给小小的,哥哥不能吃。”

“你收起来罢。”

”不,这是留给哥哥的,小小已经吃了三块了。”

苏小小眨巴着大眼睛,笃定的说。

隔壁又传来苏幼娘中气十足的喊声:

“小小,送完了饭就赶紧回家,天黑了,小心偷鸡的贼再摸进来。”

“我娘再喊我了,你先吃,明天我再来取碗。”

苏小小吐了吐香舌,嘱咐道。

说罢,便出了院子。

娇俏可人的苏小小于徐杀生来说,便是慰籍的良药,此时他已忘了被女魔头呵斥的不快。

但是屋内清冷的声音又将他拉进了深渊,:

“小贼,是不是有吃的了,赶紧拿进来。”

听到这毫不客气的吩咐,徐杀生恨不得撞墙,但还是乖乖将白水豆腐端了进去。

“端过来。”

不知什么时候,女魔头的脸已戴上了半面银色的面具,遮住了半边狰狞的脸庞。

“喂我!”

没等徐杀生靠近,女魔头便又发号施令道。

“你是不是有些得寸进尺,好歹我也救了你一命,你对我呼来喝去,这便是你报恩么?”

徐杀生终于忍不住了,男子汉大丈夫,自己虽然才十六岁,但也不应该被一个女人如此指使,即便她能杀了自己。

“呵,无知的小贼!”

“你摸你的紫宫穴,是不是麻痹无觉!”

“种了我的青冥真气,即便是仅有一丝,也教你痛不欲生,如今你没有发作,只是因为你是普通人,经脉中无真气流转,寒气凝于一处。”

“时日一长,便会封堵经脉,初则隐隐作痛,渐渐肉体无觉,最后成为一具无知无觉的活死人。”

慕容飞花嗤笑一声,傲然道。

“你对我做了什么,那一指头有毒,你这女魔头。”

徐杀生摸着胸膛,果真开始麻痹,不可置信道。

“哼哼,江湖上的人都叫我女魔头,对你已经够客气的了,凡是见过我这副面孔的人都已经死了。”

“除了你,还能活着和我说话。”

“死和喂我,你任选其一。”

慕容飞花似是吃定了徐杀生不敢反抗,仍旧盛气凌人。

徐杀生脸色阴沉,一声不吭来到床边,从碗里舀了一片豆腐,递到女魔头近前。

“再近一点,我够不到。”

慕容飞花似乎在存心捉弄徐杀生,又吩咐道。

徐杀生心里已经骂了对方千百遍,但面上不敢显露,将汤勺递到女魔头唇边,对方微微张口,一片滑嫩的豆腐溜进嘴里。

“不错,不错,没想到在这深山小镇,也会有如此可口的豆腐。”

慕容飞花舔了舔嘴唇,回味道。

徐杀生不敢抬头去看,自女魔女戴上半面妆以后,便凭空生出一股神秘魅惑的气息,他的心里有些异动,却不敢再多看一眼。

慕容飞花将一碗白水豆腐吃了大半,给徐杀生留了一点点,然后又将桂花酥要了过去,一口吞了。

“酒足饭饱”女魔头闭上了双眸,嘴里无所谓的吩咐道:

“今夜这床便是我的了,你救了我的命,我不会杀你,你就住在地下罢。”

说要便不再言语,闭目养神。

徐杀生心里哀叹一声,愈发悔恨起来,也不知这女魔头多久才走,自己不知要受多久的罪。

整座小屋除了一张矮床以外,能允人容身的便只有那张断了一腿的书桌了,还是北街惠民当不要的破烂货,被徐杀生捡回了家。

徐杀生将自己夏天的衣服取了出来,盖在身上,所幸他的身材不甚宽大,蜷缩双腿,勉强能睡。

夜里窗子漏风,寒气逼人,清冷的月光照在徐杀生的身上,更冷了,辗转反侧,梦梦醒醒,折腾了大半宿才睡着。

待到第二天金乌初升,照在徐杀生身上,总算带来了些许暖意,原本紧皱的眉头也舒展开来。

“小贼,小贼!”

睡梦中,徐杀生似乎听到有人在喊他,管他呢,这么舒服,睡他个三天三夜又如何。

徐杀生还在做着美梦,只觉前胸的神封穴又被点中,一股剧痛席卷全身,“嗷”的一声,徐杀生从书桌上窜了起来,躲在门旁。

“你怎么又点我?”

徐杀生怒不可遏,质问道,这女魔头真是不近人情,说点便点。

“鬼叫什么,这次我只是稍微用了一些劲力,可没有用我的青冥指。”

女魔头好像已经伤好了,带着半面银妆,立在书桌旁。

“昨夜你说了一夜的梦话,吵得我都难以入眠,你可知道?”

“你…,我救了你,你不报恩便罢了,昨夜你抢了我的床铺和棉被,我被冻的辗转反侧。你竟怨我吵着你了!”

“你真是…,不可理喻,秦夫子说的没错,真真是唯小人与女子难养也!”

徐杀生被气的发抖,腾出手指着女魔头,却发现自己身上盖着自己的棉被。

“有本事你再将方才那句话说一遍。”

慕容飞花嘴角微翘,淡淡道。

“你…!”

徐杀生再也说不出一句话,因为因为对方的剑尖已经指在了自己的喉头,他可以感觉到剑尖散发出来的寒意。

“哼,胆小鬼,男人果真没有一个好东西!”

小说《大宋安国侯》 第二章 半面银妆 试读结束。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