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猫语阅读网 > 小说库 > 言情 > 南宫秋

更新时间:2019-12-08 09:50:58

南宫秋

南宫秋 仙才卓荦 著

连载中 林秋儿齐真

主角叫林秋儿齐真的书名叫《南宫秋》,这本小说的作者是仙才卓荦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小说,内容主要讲述:本人新书开坑啦,快来支持下吧《夫人稍安勿躁》甜宠悬疑搞笑古风架空女主女扮男装,男主装疯卖傻,笑点满满,挖坑必填!林氏镖局女镖师林秋儿在回京成亲的路途中,顺路接了一个人身镖—护送神秘的齐公子回京,一路上...

精彩章节试读:

春江如练

门,轻轻开启,齐公子从里面缓缓走出来,正在做饭的林秋儿回身看向了他,他露出了暖阳般的笑容回望着。

麒麟见状,咳了一声,眨巴着眼睛,喃喃说:“我是个瞎子,我是个瞎子……”一边说一边往外跑。

林秋儿又羞又恼,将刚剥好的大蒜,一把扔到了麒麟的脑袋上。

麒麟笑嘻嘻地说:“仙女姐姐,你这个样子,可真是不贤惠,只怕是成亲之后,会变成悍妇。”

林秋儿哼了一声:“哼,你个小屁孩儿懂什么?”

麒麟嘿嘿坏笑,看了看齐公子。

齐公子有些尴尬:“麒麟,你看看我那匹马的马蹄,有什么蹊跷。”

麒麟十分不满:“又把我支开......”

齐公子见麒麟转身走开,便缓缓地走到林秋儿面前,直到和林秋儿,可以互相听到彼此的呼吸,他才停了下来。他身形伟岸,和娇小的林秋儿比起来,反差巨大。

林秋儿微微抬头,睁着那双清澈明亮的大眼睛,看向他略显羞涩的脸。

“给我吧……”齐公子将林秋儿手里的一头蒜拿了过来。

林秋儿惊奇地看着眼前这个十指不沾阳春水的齐公子,问道:“你会做菜?”

“不会。”齐公子笑了。

林秋儿也笑了起来,伸手就要将蒜拿回来,这时候齐公子的手突然握住了林秋儿的手,那掌心里的温暖,顺着林秋儿的脉络,流淌进了她的心房。

林秋儿莞尔一笑,低下头,将手抽了回来。

齐公子看着林秋儿娇羞的模样,心中泛起了层层涟漪:“晚上我们出去走走,可好?”

林秋儿笑着“嗯”了一声,抬起头,那双眼睛里满是星星。

“原来如此!”麒麟突然惊叫出声。

齐公子闻声,向麒麟看过去,只见他撅着**,跪在地上,脸几乎要贴在了马蹄上。

“有什么发现?”齐公子问。

只见麒麟轻轻的从马蹄上拽出了一个只有拇指大小的葫芦,他将葫芦在手心了抖了抖,凑到鼻子前一闻,脸上竟然呈现出一种恶心至极的表情。

他走到齐公子面前,将那个小葫芦放在了齐公子的手心。

齐公子仔细观察着这个精致小巧的葫芦,因为一直拴在马蹄上,这没日没夜的奔波,这葫芦已经满是擦痕和泥土。它的中心已经被人掏空了,葫芦嘴上用一根小木棍塞住,葫芦腰被一根麻绳系上,麻绳留了很长,为的是方便拴在马腿上。再往下,葫芦的底脐部,有三个极不易发觉的小孔,轻轻一晃,便从那小孔中撒出些许淡黄色的粉末。

齐公子也将粉末凑到鼻子前闻了闻,只觉得那粉末,奇腥无比:“这是什么?”

麒麟正色道:“这个是鸡内金粉,说白了就是把鸡肫的内壁,剥下来晾干,然后捣成粉末。这个东西很腥的,那些黑衣人将这个东西放进葫芦里,马在奔跑的过程中,会抖动葫芦,这些带着腥味的粉末会从葫芦底脐上的小孔中撒落,这样无形当中就给黑衣人做了标记。虽然我们无法注意到地上这微小的腥味,但是对于鼻子极度敏锐的狗而言,却是非常简单的事情。”

“难怪刚才会出现一只野狗.....可是,这黑衣人是什么时候将这葫芦放到马身上的呢?”齐公子陷入沉思。

林秋儿似乎想起来什么,齐公子似乎也想到了,两人异口同声地说:“那天晚上.....”

“对,一定是那天晚上,我们遇到了喜宁,不巧让他逃脱,随后我们就找到客栈,休息了,喜宁定然是那个时候动的手脚。”齐公子说。

林秋儿突然惊恐地说:“那如今,我们该当如何?只怕黑衣人再次寻来......”

麒麟又露出那得意的笑容:“仙女姐姐,你叫我一声好弟弟,我就告诉你解决的办法。”

林秋儿一叉腰:“你不告诉我,也没关系,反正这是你家,黑衣人的破坏力你应该很清楚!”

麒麟无可奈何叹了口气:“好吧……”他说罢,拿起灶台上盛满醋的一个粗陶瓶子,倒在一个大木桶里,然后又往木桶里舀了一桶水,和那些醋兑在一起。他抱着满满当当的木桶上了马,然后一瓢水,一瓢水地往几个人来时的路上洒。

“原来,破解的办法,竟然如此简单……”林秋儿不可思议地看着麒麟纵马远去。

齐公子突然一拍林秋儿的头,满脸宠溺地说:“淘气。”

———

夜已经深了,一轮圆月高高挂在了山坳之上,月华如练,投射在小小的院落之中,如积水一般空明澄澈。

“啪嗒”一声轻响,好像有什么东西打在了木门上,和衣而卧的林秋儿,借着月光,看看正在打鼾的林镖头和林石头,便悄悄地起身,小心翼翼地开门出去了。

林石头噌的一声坐了起来,喃喃地说:“秋儿做什么去了?我得去瞧瞧!”说着便要起身跟过去。

“回来!”林镖头此时也醒了,他制止了林石头。

“我要去尿尿......”

“憋着!”

林石头哦了一声,只得又躺了下来,不久鼾声渐起。

而林镖头呆呆地看着月亮投射到墙壁的影子,怎么也睡不着了。

———-

渌水净素月,明月白鹭飞。

月光下出现了一个颀长的身影,晚风微拂,衣袂随风飞扬。

他背着手,静静地望着一轮皓月发呆。

林秋儿见到那熟悉的背影,轻轻唤了一声儿。

他应声回头,慢慢地踱步走向林秋儿,那一双修长温暖的手握住了林秋儿纤细**的手。

两个人并肩携手,在这静谧的夜色之中,平整光滑的黑石板路上彳亍而行……

“我以为你不会来了,毕竟这么晚了……”齐公子轻轻摩挲着林秋儿的手,低声说。

林秋儿嘻嘻一笑,揽着齐公子的手臂,看向夜空:“今晚的夜色很美,我怎么能辜负这样的美景呢……”

齐公子叹了口气:“这不是实话。”

“好吧!好吧!实话就是,麒麟说这个村子后面有一条河,河里有很多很多的鱼呢,咱们借着月色,去捉几条,明天的午饭就有着落了……”林秋儿拉着齐公子便往前走。

齐公子一把拽住了林秋儿,佯嗔薄怒:“这也不是实话。”

林秋儿看向齐公子,莞尔一笑,眼睛的星辉斑斓,璀璨闪耀。

两个人,一条路,满载着欢笑。

齐公子,虽然是个爱笑的人,可多是笑不由衷,生命之中太多的危险,阴谋和虚伪,让他疲于应付。

当他突然见到这个开心了就笑,难过了就哭,会欢喜,会害怕,会生气的女子,他的心也便如同陷入泥潭一般,难以自拔。

那是一种真实,毫不掩饰的真实。

那是一种自由,从未有过的自由。

那是一种快乐,难以拥有的快乐。

他跟在欢呼雀跃的林秋儿身后,循着她的脚步,虽然心中激动,却总觉得被一些东西桎梏着,不敢像林秋儿一样自由自在。

“看!”林秋儿用手指向远方。

只见月光之下,一条宽阔的河流在二人面前铺展开来,远处河面上,一叶扁舟,残灯如豆,咿咿呀呀的是渔翁夜半的歌声。岸边怪石嶙峋,河水冲击之下,哗啦啦地响着。

“这真是绝美的风景!”齐公子连连赞叹。

林秋儿笑着,朝河面上大声呼喊。

那声音瞬间飘散在夜空之中,空灵悠远。

林秋儿转过身歪着脑袋看着齐公子。

“你来喊一嗓子嘛……”林秋儿将齐公子推到了岸边。

齐公子摇摇头:“夜深人静,恐怕......”

“这里离村子很远,不怕的。”林秋儿又喊了一嗓子,为齐公子壮了壮胆子。

齐公子小声地“啊”了一声,那种桎梏的压抑感又袭了上来。

林秋儿十分不满地看着齐公子,齐公子为难地往前走了走,终于提高嗓音又喊了一声。

这时候,远处的渔夫,也回应着,纵声长啸,声音恍若开天辟地的巨斧,穿透整个夜空。

而后便是他抑扬顿挫的吟诵之声:“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

料峭春风吹酒醒,微冷,山头斜照却相迎。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

齐公子听着听着,顿时觉得心胸开阔了起来,他又继续呼喊起来,声音洪亮而渺远,那些积压在心底的压抑和苦闷,顿时一扫而空,消散无形。

远处的渔夫也纵声回应,慢慢地荡波靠近。

那渔夫是一个四五十岁的虬髯大汉,他哈哈笑着:“你们两个小娃娃,不在家睡觉,跑出来干什么?”

林秋儿笑了笑说:“你不睡觉,你又在做什么呢?”

渔夫抖了抖渔网,说道:“我在捕鱼。”

林秋儿好奇,一步跃上了小船,小船晃晃悠悠地动了起来,她趔趄着走到渔网旁。“我只知道如何做鱼,如何吃鱼,却不知道如何捕鱼。大叔,可否给我们演示一下?”

渔夫哈哈大笑,招呼着齐公子上了船,然后又将船划到河流的水草丰美的浅水湾处。

明亮的月色下,只见渔夫将渔网背在身上,他转身运力,“嗖”地一声,渔网在半空展开一个又大又圆的形状,平铺到河面上。渔夫不紧不慢地一点点将渔网的绳子往回拉。只觉得那绳子越拉越沉,越拉越重……

最后,那渔夫竟然拖上来一兜子活蹦乱跳的鱼,这把久在草野的林秋儿还有久居顺天府的齐公子都看呆了。

小说《南宫秋》 第十九章 春江如练 试读结束。

猜你喜欢

  1. 仙侠小说
  2. 青春小说
  3. 奇幻小说
  4. 情有独钟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